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有歌而發系列]螢(試閱)






男孩縮著身子,獨自蹲坐在一棵樹下。
這是個面積不大的廣場、孩子們平時遊戲的場所、婦人閒話家常的地方。廣場一邊是街弄,一邊則接著綿綿不絕的森林,帶出一絲幽情。土色的地面偶爾會在奔跑的腳步之間,吹起一陣風沙。
像是獨自佇立著,一口古老的井坐落於廣場的邊緣,彎曲的藤蔓爬滿了身,晴天迎著風,陰天淋著雨,孤身,無人靠近。
猶如男孩的處境。
眼神空洞的盯著前方玩耍的同班同學,說是同班,在這人數不多的小村落,僅僅一所的學校也只有那麼幾個班級罷了,想不同班也不太可能,其中還混雜了不同年齡的孩子,上課的情形總會令他想起還未上小學的情景。
紛亂的、沒有秩序的、毫無進度的。
課程無趣,老師無趣,學生也無趣。
即使在搬家前的學校常常挨打,他還寧願回到從前,至少那時可以用來打發時間的東西多的是。
要是回到從前就好了。
把臉埋進膝間,男孩一如平常安靜。
此時的天,像是河川一般,向遠方緩緩的、緩緩的漂流。
若是順著水流,會漂到哪裡去呢?
孩子們也曾試著邀請這外來的男孩加入他們的行列,卻總被對方的沉默拒絕。久而久之,也沒有人願意找他。
夏天的蟬,歌唱著。
不知為何,正在興頭上的孩子們伴隨著一陣尖叫化作鳥獸散,婦女們也面有異色的匆匆離去。
他微微抬頭,露出無神的雙眼,目光對上的並非眾人的目光,是那廣場邊緣的古井。
被吸引似的,一步步往古井走去。
井是禁止小孩靠近的,畢竟誰也沒能確保會不會有意外發生。
然而,廣大的空地上,只有男孩一人。
井的高度剛好能讓他探頭窺看,可惜的是裡頭沒有什麼特別,唯有所剩不多的水。
試探性的丟了顆石子,過了比想像中久的時間,才響起落水聲。
是口古井罷了。
忽然,耳畔響起了聲音。
「我叫做帛伊斯,有住在森林的意思喔。」
轉頭,一個年齡相仿的男孩直直的看著他。
那名男孩的個頭比他高上一些,兩人卻是一樣乾瘦。
最與眾不同的,就是那名男孩的頭髮了吧?
他有著一頭金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見對方不領情,金髮男孩繼續追問。
「欸欸、你叫什麼名字啊?」
「……」
他偏過頭不看他。
「告訴我嘛!只要名字就好了啦!」
金髮男孩不放棄的繞到男孩偏頭的那一側。
「告訴我名字嘛!」
「沒有名字要怎麼稱呼嘛!」
「哎唷!才三個字嘛……還是兩個字?」
接連重複幾次這樣的行為後,男孩妥協了。
「……流螢。」
帛伊斯捂住嘴,卻還是忍不住笑意。
「……噗!好像女生的名字!」
「你自己的名字還不是一樣很怪!」男孩反駁。
「嘻嘻!也對啦。」金髮男孩湊近他的臉,「不過……你真的要當我的朋友嗎?會被討厭喔?」
男孩轉身,瞥了他一眼,說道:
「我沒有朋友。」
要是交了朋友,就代表他開始接受這個地方了吧?
他不要,他想回去那喧囂的城市,回到那已經不復存在的家。
帛希斯只是笑了笑。
「那好,我也沒有朋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