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試閱]火神君你家真的好簡陋 2






生命中總是有無數的意外。
就如現在的這場大雨。
 
 
 
因為火神大我被相田里子留下來做額外的訓練,黑子哲也便自願接下今日的超市採買工作。
 
「黑子你……真的沒問題嗎?要買的東西不少耶?」
 
言下之意當然是擔心對方是否提的動,然而黑子哲也僅是向火神堅定的點了點頭,順便不服輸的抗議。
 
「火神君這樣說太過分了,我可是和火神君一起在誠凜打籃球的呢,請不要把我想的過於軟弱。」
 
他如此說道。
 
「呃、也是啦……總之結束練習後我會盡快過去,東西太多的話就在超市門口等我吧。」
 
火神大我搔了搔那頭紅髮,有些遲疑的又瞅了黑子好幾眼,彷彿要確定對方的意志似的,最後才與藍髮少年道別。
 
「那……待會見了,黑子。」
 
「嗯。」
 
待會見,火神君。
他眨了下淺藍色的眸,轉身離開校園。
 
背著書包,推著超市的推車,黑子哲也看著架上的商品,不時低下頭來比對手中的購物清單。或許是為了藍髮少年,想到對方可能無法負荷,火神大我在將清單交給他之前又刪去了一些項目。根據某歸國子女美式般豪爽的食量,現在所要買的食材應該只能撐兩天吧?
雖然想自作主張的將清單上所有的東西買齊,但黑子還真有點害怕會不能把物品順利的搬回火神的公寓,經過一番掙扎,他仍決定乖乖的照指示做。
竹筴魚、味噌、昆布、時令蔬菜……顯然今天吃的是日式料理,而非火神較為習慣的美式食物。
是怕黑子不適應嗎?又或者只是例行的餐點變換呢?
兩人住在同一屋簷下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對於彼此之間的生活模式不是那麼熟悉,卻又小心翼翼的相處。至今回想,歡樂總多過於憂傷,每日平淡中總有些無傷大雅的小插曲。一起上下學、採購、吃飯、做家事,還有最重要的,便是一起打籃球。
一切的一切是多麼的自然。
黑子哲也來到了生鮮區,將最後的魚類選購完畢,多虧了時常與火神大我到超市,漸漸的他也能大致分辨食材的新鮮與否。
不過某歸國子女依舊不讓他掌廚就是了,說是什麼不想吃水煮蛋全餐之類的。
也罷,有人願意為他做飯,何嘗不幸福呢?
超市裡的藍髮少年沒有察覺,外頭的天空由藍轉灰,雲朵快速聚集,風勢漸大,正是欲下雨的前兆。
 
 
啊、風好大呢。
這是黑子哲也結帳完畢後,提著滿手東西站在超市門口的感想。
遠處打著響雷,閃電驟然迸落,很清楚的可以感受到公里外的雨聲伴隨狂風飛舞。
藍髮少年眨眼,暗自吸了口氣,握著提袋的手收緊又放鬆,決意在雨勢逼近之前抵達公寓。
不料的是,火神錯估,而黑子也錯估了。
誠凜王牌並沒有及時出現,亦低估了食材的份量。藍髮少年提著沉重的物品緩慢前進,移動的速度卻遠遠不及後方下雨區域的疾行。
雨勢像是敵人一般追擊著。
一滴、兩滴,然後是無數豆大般的零碎雨滴落下,打在身上有些疼痛,但黑子哲也無視於自己溼透的身子,反而潛意識的護住兩袋食材,不想令之遭受雨水侵擾,然後一邊保護東西一邊以更慢的步伐繼續往公寓走。
 
再一會兒,馬上就到了——黑子告訴自己。
 
能夠借住已經讓他非常感謝,對方還自願提供伙食。既不擅長烹飪亦不會家事,少年只能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盡量幫忙,以及不給對方添麻煩。
自己所能做的,也不過是這些啊。
「黑子!」
他轉頭一看,卻見火神大我撐著雨傘,一路朝他奔來。再近一點,又看到對方手中是另一把未開啟的傘。
「火神……君。」
雨水滑落臉龐,黑子哲也望著火神大我撐開另一把傘為他遮雨,再聳起肩膀支撐著雨傘以空出原先拿著自己那把傘的手,一下接過黑子右手裝著滿滿食物的塑膠袋,把傘遞給藍髮少年,再拿起他左手的袋子,過程輕鬆的與黑子方才的辛苦成了極大的反差。
「你可以等我到超市的啊……」
火神無奈的看著渾身溼透、衣服不斷滴水的黑子,若是擰一擰衣擺,肯定會擠出很多水吧?
「我……以為可以在下雨前趕回去……」
藍髮少年拿著傘回答,卻冷不防的一顫,在這時才察覺自己的情形。見狀,火神大我指著前方說道:
「總之……現在雨下的很大,先去附近的公園躲雨吧。」
「好的。」
 
 
不一會兒,兩人便在公園的涼亭內躲避這突如其來的大雨。雖然沒有更嚴重,但黑子哲也止不住的顫抖,身上濕漉漉的衣服明顯的降低他的體溫。
「黑子,」火神大我突然喚了對方的名,將制服外套脫下、遞出,同時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開視線,「快換上吧,以免感冒了……」
藍髮少年愣了愣,半晌才接下外套,用一貫的平淡語調說道:
「謝謝你,火神君。」
「生病了才麻煩啊……」
誠凜王牌搔了搔髮,拙劣的表達自己的關心。
黑子默默的換下了被雨水浸濕的制服外套和襯衫,換上對他來說頗大的外套,感受到對方殘存的溫度,溫柔的使人生暖,去除了寒意。
確定對方沒有問題後,火神大我站起身,帶上傘,對著黑子哲也說道:
「我去買點熱飲,你先把衣服擰乾吧。」
「好……」
藍髮少年目送著火神走遠。
 
那抹背影,多麼令人安心。
值得信任,可以將一切托付。
 
趁著對方短暫離開,黑子哲也拉起外套的領子,暗自嗅了嗅,淺藍色的雙眸眨了下,以極小的音量自言自語般的輕聲說著。
 
外套……有火神君的味道呢。
 
 
 
「黑子你的力氣也太小了吧?連衣服都擰不乾。」
 
「那還麻煩火神君了。」
 
雙手奉上自己的襯衫和外套,藍髮少年敬禮說道。
 
「什麼麻煩我啊……」
 
說歸說,火神大我依然替對方將衣服弄乾。
直到雨停,兩人才肩並肩踏上歸途,其中一人拿著兩袋食材,另一人則負責雨傘和剩下些微水氣的服裝。
天空變得晴朗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