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試閱]火神君你家真的好簡陋 1






由於火神大我每隔幾天就要採購,目前住在一起的兩人下課後便前往超市買各種生活用品和食材。
「火神君常跑超市呢。」
黑子哲也背著書包,一手拿著書本,儘管視線放在文字上卻沒有撞到任何東西。
「喔、是啊。」
火神大我隨口答道。
「可是冰箱再怎麼小,應該也可以撐一個星期吧?」黑子問。
「因為現在是兩個人住嘛。」火神大我瞥向藍髮少年,「常來超市也很正常吧?」
「不。」黑子哲也搖頭,瞅了眼對方,正色說道,「我認為是火神君的消耗量太大了。」
「……對啦,我才不像某個食量只有半個三明治的人。」
「那是一個三明治……」藍髮少年彷彿咕噥了聲,然後對某歸國子女建議道,「火神君可以換大冰箱吧?」
「誰一個人會用大冰箱啊?還有你說的大冰箱是指家庭用的那種吧?可別跟我說是商業用的啊。」
「……」
「喂!不要不說話啦!」
「……」
「喂喂!」
「……」
「黑子!」
「……火神君,超市裡的其他人都在看喔。」
「你……!」
 
此時的超市只有幾名家庭主婦、一些帶著孫子孫女的長輩、兩個穿著制服的學生,其中一名非常高大,醒目的很,令人不禁注意。
火神大我隨手楝了幾種蔬菜,心理拿捏份量,然後走到肉品區,面向冷凍櫃,開口問道:
「黑子,你晚餐想要吃哪種肉?還是要吃魚?」
……
抽了抽嘴角,火神大我緩緩的轉向右邊,再看向左邊。
身旁一個人都沒有,唯有一名母親帶著小孩匆匆離開,隱約還看到小孩指著他,對母親說道「媽媽你看那個大哥哥在自言自語耶」,然後被母親摀住嘴要他安靜。
某歸國子女沉下臉,握緊超市提籃的把手。
「……可惡,黑子那傢伙什麼時候不挑,偏偏挑這時候失蹤!」
「才沒有失蹤。」
「唔哇!」
黑子哲也手中拿著一盒東西,出現在火神大我的右側,一雙淡藍色的眼眸盯著對方,再看向火神手中提的籃子。
「啊,火神君買了好多呢。」
「你剛剛到底跑去哪裡啊?」
火神大我對他大喊道。
藍髮少年拿起手上的東西,宣示般的說道:
「是即溶奶昔,香草口味喔。」
「你到底是有多喜歡香草奶昔啊……」
黑子哲也的眼神中彷彿說著「這是香草奶昔是香草奶昔是香草奶昔喔」,讓火神大我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無奈的垂下肩膀。
「火神君?」
見對方久久不語,黑子哲也疑惑的喚道。
「你……想吃肉還是吃魚?」火神問。
藍髮少年偏頭思索了下,看著對方回道:
「只要是火神君做的,什麼都可以。」
聽聞,火神大我愣了幾秒,轉身面向冷凍櫃,半晌才開口。
「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他喃喃道,「那今天就做燉牛肉吧。」
說完,他選了盒牛肉,兩人便繼續移動,把剩下的食材買齊。途中,黑子哲也拿著香草口味的即溶奶昔,依照慣例的走在火神大我右方,說道:
「火神君還需要什麼嗎?」
「嗯……還要牛奶和麵包,大概就剩這兩樣吧。」
火神大我想了想,回答。
「要當早餐?」黑子問。
「嗯,這兩樣加上荷包蛋和火腿,家裡還有一些果汁。」
這時,黑子哲也怔了怔,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向對方說道:
「今天、也要麻煩火神君了呢。」
「啊……」看了眼藍髮少年,火神大我露出微笑,「有個只會煮水煮蛋、國文和傳球的傢伙,其他是當然只能由我來做啦。
「我有幫忙洗碗。」黑子立刻反駁。
「對啦對啦。」
走到販售麵包類的區域,火神停下來思考著要買哪一種,黑子則在這拉了拉他的衣袖。
「火神君,」藍髮少年比了比架子上的吐司,「今天有特價呢。」
「真的耶,那就買這個吧。」
火神大我湊到對方身旁看了看,拿起一條吐司,同時檢查食材的新鮮與否,殊不曉得自己無意間拉進了兩人的距離。黑子哲也面無表情的望向火神,一會兒又移開目光。
「……火神君。」
藍髮少年突然說道。
「嗯?」
火神大我的注意力仍放在眼前的商品上。
「我們這樣好像……」
黑子說到一半便停了下來,欲言又止。
「嗯?像什麼?」
火神大我選好了吐司,轉頭看向對方,不解的問道。
黑子哲也頓了頓,眼神恢復平時的漠然,淡淡的說道:
「像兩個悲哀的沒有人替我們做飯的人。」
「啊?什麼啊?」火神搔了搔頭,將東西放進超市提籃,「我現在不就每天做飯給你了嗎?怎麼會沒有?」
見狀,黑子哲也別開視線,小聲的說道:
「總之……就是這樣。」
「什麼啊……不懂黑子你的意思。」
火神大我微微歪頭,見藍髮少年垂首,久久不語,沒有發現黑子哲也拿著即溶香草奶昔的手稍稍收緊,隨即又放鬆。
「火神君,我們趕快買一買回家吧,時間不早了。」
「啊……喔。」
火神大我或許永遠都不曉得黑子想表達的意思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