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DYSH]貝克街青年事件簿之怪盜B‧T 1






「真的不見了!」
一個聲音急急忙忙的。
「他三天兩頭的不是常亂跑嗎?」
不以為意的回答,男子翻了一頁報紙。
「這次不一樣!從前天起就不見了!要知道,今天是那個日子啊!」
「那、那個日子又到了嗎?怎麼會?」
另一個人倏地從教師用旋轉椅上站起,一臉難以致信。
「不、不好了!快、快看這個!」
這是第三個聲音。
 

 
少年快步前進著,呼吸有些紊亂。偌大的走廊空無一人,外頭下著綿綿細雨,窗戶起霧,空氣潮濕。
十足的冷天。
抵達第一教學大樓三樓,男廁旁的教室,負責教室佈置的同學用黑色海報紙在牆面貼上了兩個影子、幾枚腳印,上方的透氣窗滿是紙做的黑色手臂,門上則是黃色膠帶做成的封鎖線,配合天氣透出一種詭譎。
教室的稱呼:貝克街221號。
他推開沒關上的門,後者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哪個學生又踢門破壞公物!而且還沒關好!
暗自慶幸自己那間教室尚未受學生荼毒,他舉步走進,不料,放眼望去竟是空無一人!
排列不甚整齊的桌椅,寫著學測倒數日期的黑板,天花板上掛了一排國旗。
有一陣子沒來,他承認他有一點點點的懷念,這間身兼英文教室與國際交流班教室的地方,畢竟之前也待過一些時日。
不過,他要找的人到底跑哪去了?真是奇怪了……
「你來了。」
「唔啊!」
耳邊傳來不帶感情的聲音,他嚇得跌坐在地上,睜大眼轉頭一望。
「生,很高興見到你。」
聽起來一點都不高興啊。
一個外表年約二十出頭的黑髮男子懶懶地躺在靠走廊的窗檯上,身穿學生制服,襯衫最上面的兩顆釦子解開,深棕色的眼看著地上的人。
「……貝克。」
這黑髮青年,就是學校的「貝克街221號」,是個喜歡謎團,也充滿謎團的人。過分白皙光滑的肌膚令女性羨慕又忌妒,帥氣的臉龐讓男性想殺之而後快,冷酷知性的氣質則使大眾眼睛為之一亮。
而跌坐在地上的十八歲少年「生物實驗室」,有一頭金棕色的髮、一雙棕色的眼睛。略懂醫術,常幫健康中心的忙,基本上,是頗平凡的一個人。
除了跟黑髮青年一起的時間外,真的都滿正常的。
生物實驗室從地上爬起來,試圖用眼神殺死貝克街221號,但後者顯然毫無感覺,將視線移回原本在看的書。
笑傲江湖漫畫版?生物實驗室瞥了一眼,嗯……第八集……
「昨晚人很多吧?」
「啥?」
「你去了夜市。」
「你怎麼知道?」
生物實驗室略為驚訝。
久違的無敵觀察分析要來了嗎?
「雖然裡面的運動服換了,可是你沒換運動外套,因為你只有一件,而今天要穿。所以,昨夜在夜市裡所沾上的味道仍可聞到,臭豆腐、香雞排等氣味濃厚的食物可說明地點。你白天在健康中心幫忙,最近是學生健康檢查的時間,比較需要人手,由此可判斷你是晚上去的,或許是其他同仁找你去,為了感謝協助,但我猜你是去約會,儘管過了一天,外表明顯能看出有整理過,刮乾淨的鬍子、修剪過的頭髮和指甲都是線索,臨時起意的外出是不會這樣的。」
……該死!生物實驗室自從認識貝克街221號以來,不知道第幾次無言。
「對了,生。」黑髮男子開口,「你應該不是單純的來拜訪而已吧?」
喔!對!方才還很急的生物實驗室,差點忘了此行的目的。
「有案件發生了,三大處室請求支援。」
貝克街221號沒說什麼,起身拿起制服外套隨意披上。
啊……好像不良少年,還是那種很帥又屌而啷噹的頭頭。
黑髮男子嘴角一勾,對棕髮少年說道:
「我們走。」
 

 
穿著教官服,學務處不安的來回踱步。時鐘規律的前進,他的擔憂卻以倍速成長。
一個人倏地衝進來,讓學務處警戒的轉身,見來者是自己的同事,才鬆一口氣。
「總務處。」
他向喘著氣的同仁打了招呼。
「呼……早知道……就用……走的……」
學務處拍了拍總務處的肩。
沒關係,多運動有益身體健康。
「還是沒消息?」
「沒’沒有。」
這個時候,又一男子快步走進,神色緊張,雙手捧著一個箱子。
「目目目目目前都還沒沒沒沒有動靜,找找找找到他他他了嗎?」
教務處一緊張就結巴的毛病還是沒改過來,明明開會時都不會這樣的。
手顫抖,他小心翼翼的把三十立方公分的白色正方形箱子放到辦公桌上。
學務處搖了搖頭,三人面面相覷,一時半刻間處於沉默。
「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呢,生。」
「啊,三大處室都在。」
貝克街221號靠著門框打量,生物實驗室則從後探出頭。
是貝克街221號!三大處室登時眼睛一亮,好似看到超人從天而降。
只見三個大男人逼近黑髮少年,露出小狗哀求般的表情,這畫面真是亂噁心一把的。
「請幫幫我們!」
貝克街221號挑起了眉。
總覺得看到令人不舒服的東西。生物實驗室下意識別開視線。
「發生什麼事?」
貝克街221號問。
三大處室之一的學務處說:
「從三天前,就沒有看到大園了。」
總務處接著說:
「我們原本以為他又跑到哪裡蹓躂去了,但昨天是發薪日,今天是珍珠奶茶第二杯半價的日子,大園絕對不會忘記的。」
大園國際高中可是個把珍珠奶茶當水喝的傢伙,他怎麼可能會錯過這個天大的機會!
視珍奶如命的他,肯定把所有薪水都拿去買珍珠奶茶,也不太有機會撐到現在還有多餘的錢。
「然然然後我們又又又在今天收收收收到這封信……」
教務處將一封看似平凡的信封遞出去。
貝克街221號將信抽出閱讀,生物實驗室好奇的湊上去。
信封是隨處可見的黃色公文用信封袋,已經被打開過,估計是三大處室做的。拿出的是一張A4大小的米白色雲彩紙,娟秀的字體寫著:
 
 
大園國際高中與你所有的同伴:
 
一切可好?貴校是縣政府十分關注且用心經營的,想必素質是無時無刻都在提升,未來發展指日可待。
客套話言盡於此,誠摯的告知諸位,今日午時零時整,將前往取走貴校之寶,無須費心將之藏起,只因如黑夜中的火光。
 
祝有美好的一天
 
B‧T
 
 
「B‧T?」生物實驗室說道。
BT不是……變態的意思嗎?
貝克街221號將信塞到生物實驗室手裡,漫不經心的向眾人說:
「我還有事要做,案件就交給我的助手,相信他能夠勝任。」
語畢,頭也不回的離開。
咦咦咦咦咦?助手?那不是指他嗎?
生物實驗室趕緊衝了出去,追上貝克街221號,問道:
「你就這樣把案子丟給我?你沒興趣嗎?」
「沒。」貝克街221號答,「我要回去看書了。」
漫畫版笑傲江湖嗎……等等!那不是重點啦!
「你要我怎麼辦啊?貝克!」
「動腦,生。」黑髮男子微笑,「動腦。」
 

 
生物實驗室感受到三道熱烈的視線。
「呃……」
可以請三大處室不要一直看他嗎?很熱。
「我們現在要怎麼做呢?」
教務處好不容易沒結巴了。
「先……讓我看看……大園之寶?」
連東西都搞不清楚是要如何?
學務處將白色箱子拿來,摸索了一會,按壓一處看似平坦的地方。
嘩~~箱子正上面的那方收縮至隱藏,然後四面緩緩分離、下降、打開,好像還有煙霧冒出。
學校啥時弄出這種高科技產品?
白霧散盡之時,心理充斥著些許澎湃及無力的生物實驗室看到的是——
黃‧金‧珍‧珠‧奶‧茶!
哇嗚……名副其實的「大園」之寶啊!
原應為塑膠杯的杯身改由水晶代替,琥珀製成的粗吸管色澤動人,裡面一顆顆的便是黃金小圓球。它與一般珍珠奶茶的大小是一比一,乍看下的確有點像飲料店裡所販賣的。
這……好個瑰寶啊!精緻度可以和故宮裡的那塊肉或是那顆菜相比擬了,何況這寶還是採真實規格。
「……」
生物實驗室又無言了。
為什麼拚命要保護的是這種東西?為什麼「大園之寶」會是珍珠奶茶?那個什麼B‧T為什麼會想拿走……黃金珍珠奶茶?
三大處室看棕髮少年一副「前二十名有優惠我偏偏就是第二十一個」的超無奈表情,便解釋道:
「原本不是這個樣子的!」教務處說。
「一開始只是普通的珠寶……」
「是大園他……硬要弄成這樣……」總務處說,「等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木已成舟……是嗎?生米煮成熟販?用在這裡對嗎?
「反正要保護這個,不讓那個什麼B‧T偷走就對了?」生物實驗室說。
「對,就是這樣。」學務處點頭。
生物實驗室試著用貝克街221號那神奇又難以捉摸的大腦迴路去思考,數分鐘後感到疲累和有些徒勞無功。
確實想到了諸多可能性與嫌疑犯,但由於無法確定之因素太多,他也只是把想法在腦中run過一次便罷了。
如果是黑髮男子,就算沒有立即破案,也一定有個方向了吧?
可惜那傢伙辦案不僅很注重sense,像生物實驗室早餐一定要咖啡加一顆方糖,他還常常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各種行徑,如穿緊身衣偽裝成牆壁、研究蚊子與聲波共振之間的關係、尋找板溝粉筆灰的可再利用之處……
怎麼到最後像是在抱怨?
「唔……」生物實驗室開口,「應該找些人來保護寶物,然後我負責找出兇手吧?」
三大處室頻頻點頭稱是,直說當初為何沒想到此計,神情彷彿在大海裡撈到針。
唉……他們有時候真的很沒腦,生物實驗室想,但好歹身居重位啊!不像他……做牛做馬的……
看著三位大叔等級的人像菜市場歐巴桑(或歐吉桑?)嘰嘰喳喳討論要找誰幫忙,生物實驗室有了個目標:找出大園國際高中順便打聽兇手相關線索。
這樣不只一個目標吧?
 

 
打了招呼後,生物實驗室轉身往外走,沒有察覺原本全開的門此時半掩。
嘩啦!框!砰!
「……」
「生物實驗室!」
「你你你你你沒事吧?」
「哪個人惡作劇?竟敢撒野到學務處來了!」
把裝水的水桶放在門上,真是老套。
「我……去換衣服再開始調查。」
啊……衣服都還沒乾。他不想跟貝克街221號借衣服,總覺得會發現自己很久以前被黑髮男子「借」去穿的,上面或許還長了什麼。
生物實驗室決定去找健康中心,順便請她看看頭上被水桶K到的地方。幸好水桶是塑膠的,不然剛剛或許就直接倒下去也說不定。
本日首次露出了笑容,他緩緩向樓下走。
接下來,大概是這部平凡的一天中,最平凡的時刻了吧?
「咦?生物實驗室?你怎麼來了?啊!全身溼透了,快進來,我找衣服給你換吧?」
健康中心是一位外表年約二十的女子,一頭美麗的酒紅色捲髮盤起,一雙深藍色的眸清靈潔淨。身著白色護士服,頭上戴的是必備的頂護士帽。
護士小姐拿一條毛巾給生物實驗室,一邊到隔間找替換衣物,一邊說道:
「你好濕喔,是淋到雨了嗎?」
「啊,不,發生了一點小意外。」
嗯,毛巾上淡淡的香味……是健康中心的香水……
「擦一擦吧,要是感冒就不好了。」
「嗯。」
生物實驗室將身上的水珠擦掉,再接過健康中心遞來的衣物。
「到簾子後面換吧。」女子說。
「好。」
換上大概是無人認領的制服襯衫和褲子,女子替生物實驗室處理了頭上的傷。
之後,兩人一起喝著熱茶。
簡短的解釋今天發生的事和淋濕的原因,健康中心聽聞後說道:
「所以,你和貝克街221號一起接了個案子?」
「算是,」生物實驗室說,「不過,貝克他說交給我就好,但我一點頭緒也沒有。」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你一定沒問題的。」
健康中心對他笑了一下。
啊……有種被治癒的感覺。
生物實驗室將飲盡的茶杯放下。
「那,我要去調查了。」
健康中心說道:
「好好加油喔。」
生物實驗室有些留戀的離開。
詢問過幾個留在學校的處室,得到的資訊並不多。
「唉……」
棕髮少年嘆了口氣。
「還是去找一下貝克好了。」他喃喃,「話也不說清楚,就這樣跑掉……」
「誰跑掉了?」
「哇啊!」
跌倒的戲碼再度上演。
「生,你的危機意識真的非常的不足。」
「還不是你突然出現……」
等等等等等!貝克你穿那是什麼鬼?
只見貝克街221號穿上一身女生制服,頭上頂著一頭黑色假髮,深棕色的眼瞳透過細框眼鏡看著生物實驗室。
就像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子。
但為何要穿女學生制服啊啊啊!他還比棕髮少年高耶!
貝克街221號撥了撥頭髮,說道:
「我知道我偽裝的很好。」
是很好沒錯……
重點不是這個啦!
「你、你為啥要男扮女裝啊?」
黑髮男子……扮成女性的貝克街221號沒有回答。
看到遠處走來了幾人,貝克街221號挽起生物實驗室,轉身往樓上走。
「貝、貝克!你這是做什麼?」
他漾起平時根本不會有的笑容,用著有些高的語調說道:
「親愛的小生,我們去散步吧~」
小、小生啥啦!還花旦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