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DYSH]珍奶事件






原本寧靜的校園……
「喝呀!」
有深棕色雙眸的少年一躍跳下了三級階梯,奔跑著,不斷加快速度,一頭被吹亂的墨藍色短髮隨風飄揚。
「大園——!不准跑!給我停下來!」
沒錯,這位外表十七歲的少年便是「大園國際高中」。臺灣教育界的新星,第一所外語特設高中,精通中、英、日、德、西、法等語言,外加一些臺語及客家話,具有國際觀及遠大的目標,是個熱血外向的青年。
追在後頭,速度明顯慢很多的是個黑髮藍眼的男子,他就是學校的「總務處」。
「總務處!」
總務處向旁一望,看見了同伴。
「學務處,快幫我抓住大園!」
學校的「學務處」,有一頭淺棕色的髮和深棕色的眼睛
「我從那邊繞。」他說。
話一說完,學務處便轉了個彎,跑到另一頭,打算和總務處來個夾攻戰術。
 

 
棕髮藍眼的男子坐在階梯上,利用難得的悠閒時光,和一旁稱為「樓梯」的老爺爺喝著台灣高山茶。
「樓梯爺爺,電梯奶奶還是不讓您搭電梯呀?」他問。
樓梯咳了幾聲,搥著背嘆氣說道:
「唉!是啊!我都年紀一大把了,她也不體諒我這個跟她同樣年齡的老人,老是要我走樓梯,我哪走的動啊?咳咳!」
這時一陣風吹過,一個著急的聲音說道:
「啊!教務處你竟然在這裡喝茶!快幫我抓大園啦!」
「咦?他又幹了什麼好事?」
「教務處」看了總務處一眼,又啜了一口高山茶。
總務處這時卻已經跑了起來,叫道:
「先幫我逮住他再說!」
 

 
「校長……今天也不在呀……」
女孩用失望的語氣說道,接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別愁眉苦臉的,畢竟校長他很忙啊!」
有著棕眼金髮的「第一會議室」抱著一個睡著的小娃兒,輕輕的搖著他,將蓋住嬰兒燦爛的金色頭髮撥開。
這個不到兩足歲的小孩,就是「校史室」。
「啊啊啊!校長室妳借我躲一下!」
少年對著有著棕色長髮,紫色眼睛,名為「校長室」的女孩說道,一邊跑到桌子底下。
「大園~你叫校長多花些時間在學校嘛!」
校長室抱怨。
「好啦好啦!先幫我躲總務處!」少年說。
女孩轉頭,變回原先的姿勢,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
第一會議室依然搖著校史室,嘴中輕喃著如搖籃曲般的歌聲。
「大園!給我出來!」
先跑到的是學務處,他停了下來,看見三人。
「你們有沒有看到大園?」
他氣沖沖的問。
第一會議室沒有回答,只是說:
「不要吵醒小史喔。」
校長室懶懶的說道:
「他在桌子底下。」
學務處二話不說立刻衝過去,將少年從桌子下跩出。
少年一邊掙扎一邊大叫:
「挖——靠~北邊走!校長室妳這個叛徒!不是說要幫我嗎?」
「你只有說幫你躲『總務處』呀!」
「哇啊啊啊!」
少年狂叫,在暗地裡問候他媽媽。學務處不予理會,將他拖走,剩下的校長室及第一會議室繼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親愛的大園,你應該做好覺悟了吧?」
手上拿著鞭子,總務處露出邪惡的表情,不懷好意的看著少年。
少年被童軍繩綁在一張教師用旋轉椅上,此時如褪色制服般難看的淺藍色窗簾全部拉起,屋內籠罩著黑暗,只有一盞亮度不夠的檯燈照著少年的臉。
「總務處,你不覺得現在的畫面有點學生不宜嗎?」
學務處有點在意,好歹這間也是他專用的處室耶!
「我才不在乎!」總務處狠狠的說,「大園!你給我說清楚!你把要拿來設衛生紙販賣機的錢拿去買珍珠奶茶的事,你要怎麼負責?」
那麼多錢,可以買幾杯啊?學務處想。
「原來是用販賣機的費用啊?」教務處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難怪,我還想大園什麼時候那麼大方了。」
教務處想著少年先前請他喝的某知名連鎖飲料店賣的少冰半糖珍奶,意猶未盡的決定下班後買一杯來回味一下。
「原來你知道啊?」
學務處無奈的說。
「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總務處一步步逼近少年,鞭子在手中摩擦。
這個畫面……絕不能讓學生看見,學務處暗自想著。
少年突然冷笑了一聲。
「哼,想困住我大園,再去修練個八百輩子吧!」
語畢,少年掙脫綑綁,竄了出去,如一陣風跑了,遠處傳來大笑。
「哈哈哈!剉冰誠可貴,雞排價更高,若為珍奶故,一切皆可拋啊!哇哈哈哈!」
「這……」
教務處搖了搖頭。
「那小子!」
學務處咬著牙,手中拿著他被割斷的童軍繩。
「看來……」總務處仍拿著鞭子,在沒什麼亮度的檯燈照耀下,看起來十分詭異,「只好……請『他』幫忙了。」
 

 
「呼……」
大園停下腳步喘氣,邊跑邊笑也是會累的。
「Bonjour(日安)!大園你怎麼了?看起來很喘?」
迎面走來的是有著一頭閃亮耀眼,估計花了許多時間和髮膠弄造型的金色頭髮,眨著淺藍色眼睛的十八歲少年。雖穿著與大園一樣的男學生制服,但似乎多了不少蕾絲花邊,衣服的質料也比一般學生服來的舒適,一副就是官商勾結後拗來的訂做服。一隻耳朵戴著男用耳環,左手戴著高級名錶,腳上穿著精品店裡賣的氣墊時尚皮鞋,身上傳來的味道估計是某個掛牌、還請明星代言過的古龍水。
「法文組……你還是一樣花俏啊?」
大園休息的差不多了,才回答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傢伙。
「哎呀!適當的打扮是非常重要的!大園你也要好好整理自己才行,你明明也長的不差,雖然沒有我好看就是……重點是,你看你這是什麼樣子?」
對方毫不客氣的對大園身上的衣著作出評論。
少年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樣有什麼不對:學校統一發放的制服、三十塊一雙的襪子、廉價學生鞋、被學校狂風吹亂的頭髮、夜市買的仿冒錶……
這閃亮亮的傢伙才有鬼吧?總務處發的錢連他買珍珠奶茶都快不夠用了,哪來那麼多閒錢可以用?該不會是總務處偏心吧?說什麼要好好規劃第二外語之類的……
「法文組,你在那幹啥?」
綁著深棕色馬尾的女孩踢著足球,一邊靠近,巧克力般的棕色雙瞳發現了蹲坐在地上的大園。
「大園!我們來踢足球吧?」
她開心的說。
「不行啦!我在躲三『小』處室。」
雖然學務處、教務處、總務處被稱為「三大處室」,但大園顯然常常「唸錯」。
「這樣啊。」女孩答。
「西文組」,全名西班牙文組,是四大語種之一。個性開朗外向,總是有無窮的活力。
「小西。」法文組說,「充滿陽光氣息的女孩子很棒,不過也要注意一下儀態喔。」
他指的是身穿學生制服的少女,雖穿裙子卻毫不在乎的用腳踢著球。
「沒關係啦!」西文組說,「我有穿安全褲。」
兩個少年不禁偷偷瞄了一眼。
呃……真的有……
「咳咳!」法文組清了清喉嚨,「Alors(所以),大園你這次又做了什麼?」
少年聳了聳肩,說道:
「也沒什麼啦!只不過是把衛生紙販賣機的經費拿去買珍奶而已。」
順帶一提,他喜歡七分半的糖,比少冰多一點的冰,而牛奶一定要用林○營的珍奶。
法西兩人霎時露出了如莫內的著名畫作「吶喊」的表情,就這樣停了好幾秒鐘。
「大園!你、你……」西文組揪住少年的衣領,不過因為不夠高,還要抬頭加墊腳尖。
「大園呀大園……你真的太過分了!」
法文組撫額,嘆了一口氣。
「怎、怎麼了嗎?」
大園有些驚訝,他倆為何有這種反應,平常頂多搖搖頭就算了啊!
法西同時對少年大喊:
『你竟然不分我喝!』
「嗚~人家想喝奶茶三兄弟……」
西文組雖鬆了手,卻仍抱怨著。
「嗯……我想要法式焦糖奶茶。」法文組說。
「你們這是在點餐啊?」
大園一臉「囧」樣。
法文組拍了拍大園的肩,說道:
「那就這樣啦!我要微糖少冰。」
「糖冰正常!」
超愛甜食的西文組開心的說。
「喂!你們以為這樣我就會買嗎?」
他連買杯珍奶的錢都不知湊不湊的出來了。
法文組靠了過來,搭著少年,低聲說道:
「Mon ami(我的兄弟),你知道,我可以把你押到總務處那的。」
「需要繩子嗎?」少女不知從那拿出了一根與方才綁住大園相同的童軍繩,「可以先用足球擊昏。」
「我、我知道了啦!我請就是!」
請兩杯比賠錢划算多了。
「Merci bequcoup(謝啦)!」
法文組眨了眨眼。
「Gracias啦!今天下午就能喝嗎?」
西文組期待的問。
「皆さん!在做什麼呀?」
頂著一頭用髮蠟抓過的挑染棕髮,棕眼少年向三人招呼道。
「日文組」,四大語種之一,是個喜愛動漫,有時很宅的傢伙,對於自己的身高有些不滿意。
「『皆さん』什麼?」大園喃喃道,「才三個人。
「三人成群嘛!所以是『大家』啊!」日文組說。
「大園請喝飲料喔!要參一腳嗎?」西文組問。
「真的嗎?」日文組露出了開心的表情,「那我要……抹茶拿鐵,半糖,溫的。」
「喂!先說好,幫我躲三小處室。」見法、西、日一臉不願,他補上,「不然沒飲料!」
「好啦好啦!」
三人很敷衍的答應了。
「Und(然後呢)?有什麼好地方可躲嗎?」少年問。
「地下室?」西文組問。
「不要。」大園說,「真被發現沒地方逃。」
「還好吧?」西文組小聲的說,「我看你說不定是怕黑……」
三個語種不約而同的看向少年。
「哪有!誰怕黑了!」
有種愈描愈黑的感覺。
「這樣的話……找一間教室?」法文組說。
「哪間?」大園問。
「あの(那個)……日耳曼殿如何?應該沒什麼人會想到。」日文組建議。
「嗯?好啊,就這樣吧!」
當事者彷彿不在意的做了決定。
一旦有了目標,大園便往第二棟教學大樓邁進,其餘三人之所以跟著,是怕快到手的飲料飛了。
 

 
尚未接近教室,卻聽見了琴聲悠揚,是莫札特的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
「砰!」
大園一腳踹開門,完全沒有猶豫。
「Scheiße!教室裡怎麼會有鋼琴?
此時,課桌椅都被疊起放在一旁,教室的正中央是兩架學校都會有的、音常常不準的直立式鋼琴。
背對著門的,是一個棕髮綠眼的男子。
「大園,怎麼一進來就說這種話?」法文組說。
「而且還講幾乎全校都知道的髒話。」日文組說。
彈著另一架琴的,是個外表十六歲左右的少女。她有一雙翠綠色大眼,金色的頭髮上繫著一條深藍色的緞帶。五官清秀,眼神透露著一股沉穩的氣質。
Guten Tag(日安)。」少女清脆的聲音傳來,「有什麼事嗎,大園?」
「啊?呃……也沒什麼啦!就……可以讓我在這躲一下嗎?」
大園老搞不清楚怎麼面對這好像很嚴肅的傢伙。
「那要問日耳曼殿吧?」
少女比了比另一頭的男子。
眾人將視線轉移,只見男子短暫沉默一會,說道:
「Ja,egal(好,隨便),可以。」
「喔,那就……danke schön謝謝)。」
他忘記還有另一個更難溝通的傢伙。
之後,嚴肅二人組繼續未結束的曲子,放任四人在教室裡晃。
「大園,你不覺得也要請德ちゃん(小德)和日耳曼さん(日爾曼先生)喝杯飲料嗎?」日文組問。
「啊喔。Deutsch(德文)?」少年喚了聲德文組,「晚點要訂飲料,Was möchten sie?你們想喝什麼?
Moment等等。」少女說。
少女停下在琴鍵上舞動的纖纖細手,迅速的用瑞士德文與日耳曼殿交談。
「竟然用瑞士德文……
大園只聽的懂正統德文,更不用說其他三個完全不了解的人了。
「管他是哪種德文,我都聽不懂啦!」
西文組嘟起嘴,百般無聊的踢起了足球。
日文組從口袋拿出耳機,開始聽某動漫的片頭曲,一邊喃喃唱著:
「まっしろページめくる飛び出す彩る弾けるまんげきょうの風景、、、
「大園,」德文組說,「白蘭地可可、巴萊小米酒奶茶,都微糖溫的。Vielen Dank。」
「好。」少年突然又補了一句,「有可能喝不到喔。」
雖然不曉得少年為何會這麼說,彈琴雙人組還是點了點頭,表示沒關係。
「大園?」法文組聽著如外星語言般的瑞士德文,不久便決定停止接收,「之後你要如何?逃的了一時,逃不過一世啊!」
藍髮少年聽見這番話後,好像看到魑魅魍魎般,離法文組退了好幾步。
「哇……」大園倒吸了一口氣,「法、法文組你狗嘴吐出象牙了!」
「狗什麼啦!」法文組瞪了大園一眼,「Français(法文)我可是很有文學氣質的,認真問你還損我。
「呿……」大園「稍微」移回來了一點,「能逃就逃,有一天是一天吧!」
「誰よりやわらかくてあたたかいキミの手にぎりしめてその心の奥まで届くように、、、
日文組還在唱。
「大園!看招!」西文組做出發球準備,「看我的黃金右腳!」
奮力一踢,球以光速除以不知道多少倍的速度朝少年衝去。
「哈哈哈!妳以為大園我會被小小的足球擊敗嗎?」
三小處室他都沒放在眼裡了。
「砰!」
「ㄍ……唔!大園你做什麼啦!很痛耶!」
原來大笑三聲發表完宣言後,大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法文組拉到他原本的位置。
金髮少年當然來不及閃躲,也不能做任何防衛動作。而且好死不死,正好被球擊中他引以為傲的臉。
連他都差點出口成「髒」了,他可要靠Visage(臉)吃飯耶!就算不用,毀了這麼完美無瑕的臉,還不如直接殺了他算啦!
「Ah,大園好過分!用法文組當擋箭牌!」
西文組暗自為不能揍大園感到可惜,不過能趁機K法文組還滿爽就是了。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嘛!」雖然那個「我」不是自己,「看我的!」
大園早撿起了方才玷汙法文組臉龐的足球,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狠狠的踢向西文組。
眼看球飛往少女,有個身影遮住了西文組,用力將球踢飛。
「だめ(不行喔)!兩個對一個,不公平。」
「我什麼時候跟大園一組了!」
法文組指著大園喊。
他想保持中立說,怎麼莫名其妙就被捲進來了?
「一決勝負吧!」
大園踩著足球喊。
Quoi(什麼)?什麼時候變成在草原上了?」
法文組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畫面:天色昏暗,冷風颼颼的吹著,不時還有幾道閃電。
重要的是……兩架鋼琴也被移到草原裡了?那兩個傢伙怎麼還在彈鋼琴啊?曲子跟場景不配吧?
「好啊!」
西文組從哪又變出一顆足球,一樣踩著它。
「決鬥就是要這樣啦!」
日文組似乎是此景象的罪魁禍首。
大園與西文組盯著對方,全場靜默了下來……不對,不怎麼搭的琴聲仍持續著。
就在那一剎那(日:その瞬間對!就是那一刻!),雙方同時發球。只見大園爆出藍色光芒的球、西文組發著超閃紅光的球朝對方衝去。
「砰!」
兩球在空中交會,不停的高速旋轉。
「呃……」
法文組無言。
「喔喔喔喔喔!」
日文組吃起了爆米花。
紅藍兩光瞬時消滅,緊接著是兩個球在教室內四處彈跳碰撞,嚇的日西法園四處逃竄,彈琴雙人組卻好端端一點事都沒有,依然固我,大概是球也沒那個膽接近他們。
「大園!你果然在……啊!」
總務處打開門,指著少年大喊,沒想到有那麼一顆球就這麼擊中了他的臉,男子就這樣倒下了。
「咦?總務處!你怎麼……唔!」
第二顆球打中了學務處,使他倒在總務處身上。
哇!好機會!
「快走!」
大園示意日西法三人跟著,搶先一步跑出教室外,還不忘停下,補踩地上的人幾腳。
四人在校園裡奔跑,注意四周的動靜。
「大園,要去哪裡?」法文組問。
「他們應該不久就會醒了。」日文組說。
「嗚……我把足球忘在那裡了,我的○○○簽名球啊!」
西文組邊跑邊哭。
「去屋頂避避吧!」
大園領著眾人前進。
寂靜的校園只有紛亂的腳步聲,遠處幽幽傳來鋼琴聲,是科薩科夫的「大黃蜂的飛行」。
「天啊……」
大園無奈了。
轉了一個彎,四人欲繼續向前之時……
「站住。」
那是個聽起來十分冷靜,甚至還有些溫柔的聲音。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人更加害怕。
沒有大吼,沒有喊叫,四人立即在原地立正站好。
「しまった(糟了)……」
日文組帶著恐懼說道。
「飲料飛了……」
西文組打了個冷顫。
「哎呀呀。」
雖然這是預料中的事,法文組還是愣了一下。
腦海中閃過各種語言的無數個髒話後,大園正打算偷偷溜掉……
「想去哪裡?」
仍是那令人意亂的聲音,使大園頭皮發麻。
一個黑眼的男子站在他們的身後不遠處,旁邊還站了教務處及幾個處室。
他有一頭隨意束起,長到腰際的淡藍色直髮。
男子靠近,一手按住了少年的肩,不疾不徐的說道:
「聽說你把經費拿去擅自花用啊,大園?」
「輔、輔導室。」
大園強迫自己轉身,苦笑了一下。
「你還沒回答我。」
男子笑著,讓他感到發寒。
「呃……我……拿去買……珍珠奶茶……」
少年愈說愈小聲。
「這樣啊。」輔導室拍了拍他的肩,笑說,「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吧?」
「不……我……呃……」
我想回家。
「諮商室。」
「是。」
有頭亞麻色短髮,深綠色雙眼的十七歲少年說道。
「你知道要怎麼做。」
「明白。」
應了聲後,諮商室朝大園走去。
「EntschuldigungごめんなさいPerdón!Pardon!Sorry!」被五花大綁拖著前進的大園大喊著,「不要啊!不要帶我去那裡!」
日西法目送大園,心中無限感慨……飲料沒了啊……
「你們三個。」三人又立正,不敢妄動,「這次就饒了你們。」
『感謝輔導室大恩大德,小的永遠不會忘記!』
然後日西法非也似的跑了,圍觀的處室們也漸漸散去。
「輔導室,」教務處問道,「你把大園關去哪啊?」
「嗯?地下室。」
「地下室?」
「對。」男子答,「大園他……雖然不怕黑……」
「嗯!」
教務處仔細聽著,這可是得知大園弱點的機會啊!
「不過……」輔導室勾起一絲微笑,「他怕鬼。」
 
遠處,傳來悽慘的叫聲。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