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七章‧斯瑪拉格

 校稿時總會一邊吐槽自己的文章而又被自己的文章反駁,果然寫和檢查的時間不能相隔太遠(?





─────


 嘿嘿……我不自覺的露出笑容。
那個魔族就站在我的旁邊耶!黑色的眼睛、紫色的長髮,真的好漂亮喔……
唔唔唔!好想跟他說話!可是突然開口會不會嚇到人啊?
對了!叫小艾幫忙吧!畢竟他就像小白兔一樣,絕對不會嚇跑人的!
嗯!就這麼辦!
我轉向身後。
「啊咧?」
茫茫人海中,就是看不到艾梅希斯特。
這邊也沒有,那邊也沒有……
我著急的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啊啊啊!我把小艾弄不見啦!
早知道剛剛就叫他陪我在皇宮練劍了!
怎麼辦?陛下會生氣的!歐帕也會!或者該說大家都會生氣的啦!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大叫道:
「小——艾——!」
沒有小艾的蹤影,附近的人倒是有所反應。
「吵死了!」
「老婆跑了啊?」
「有事去報官啦!」
「大白天的叫什麼!」
啊,我好像引起不滿了。
還是先離開好了,監察御史不能太引人注意。
走近人煙稀少的巷子裡,我努力的思考了一下。
唔……
雖然是天子陛下的親生弟弟,也就是現任的王爺,但艾梅希斯特——龍翔瀾王爺當監察御史也已經三十……不對,四十?不對……反正好多年了,應該不至於像一般不到市井的貴族一樣對路不熟悉吧?
可是……
果然還是應該去找一下的啊。
不過,要從哪裡找起呢?
小艾迷路的話會怎麼做?站在原地?回皇宮?該不會四處找我?
唔嗯……要是站在原地的或是回皇宮的話還好辦,來找我就不好了啊。
我找他、他找我,萬一擦身而過怎麼辦?故事裡常這樣寫的。
怎麼辦……
思考向來不是我拿手的事情,我習慣的是體力活啊。
這麼笨拙的我,能當上整個帝國只有四個的監察御史,不只是別人,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了想出一個好方法,加上肚子也餓了,我走進一家茶館,打算好好的動一動不是很靈光的腦袋。
「歡迎光臨!這位客官要點什麼?」
一進店裡,馬上就有個店小二上前,領著我到一個空座位,問我要什麼。
偏頭想了想,說道:
「一壺普洱茶和這幾樣茶點。」
我從菜單上找了幾樣食物。
店小二帶著職業性微笑說道:
「好的,您點的馬上來,請稍後。」
等待的時候,我觀察了下店內的裝潢。
雖然我不聰明,監察御史的職責我還是有努力記下來。
偽裝成什麼身分時,個性也要跟著改變。
隨時隨地都要保持警戒心。
仔細觀察每個細節,連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監察御史必須非常強。
「蘭之結界師」艾梅希斯特知識豐富,溫文達禮,細心善良,又會說各種語言,是個天生的皇族。
「菊之巫師」歐帕擅於調製藥水、巫術,可以裝扮成讓人容易鬆懈的老爺爺……雖然他本來就是個老爺爺啦。
「梅之忍者」葛哈那特身手敏捷,使用暗器和製作陷阱的技巧精湛,身為血族的他又很好看……好啦,我知道後面的那句並不是監察御史必備的條件。
稱號「竹之劍士」的我,到底有什麼優點呢?
儘管恩多思美帝國的四個監察御史稱為「四君子」,可是我真的有那個資格嗎?
天子陛下到底是如何選擇的呢?
之前地下競技場的任務,事後想想,覺得自己有點莽撞。
把那個地方的老闆一刀兩斷,再用歐帕的藥水把整個地方炸了,好像太多此一舉了?
呃啊啊!就算陛下說怎麼做都可以,我還是該先想過再行動的!
最大的收穫,應該是看到那名精靈吧?
我不確定那是「她」還是「他」,不過我心裡當然希望是「她」。
一頭捲捲的棕髮,淺藍色的眼睛像寶石一樣,啊……長長的耳朵好美,手上的武器也很配,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
「客官,您的茶及茶點來了。」
店小二端了個托盤走來,打斷了我對那位精靈的回憶。
「啊?好。」
「這邊要請客官先付賬,總共是五十個銅幣。」
他邊把東西放下邊說。
「喔。」
我探了探口袋,想拿出錢袋付錢。
嗯?
換找找胸前的暗袋。
「咦?」
「客官,請問怎麼了嗎?」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他臉上的笑容少了幾分。
「我、我好像把錢袋忘在……」
即使有些慌張,至少我還硬生生打住差點脫口而出的「皇宮」。
對外人透露的資訊是愈少愈好。
「這樣啊?」店小二冷冷的看著我,剛才的笑臉盈盈頓時消失,「既然如此,就請您……」
「我來替他付,五十個銅幣是吧?」
一個影子映上桌子,店小二和我同時轉頭。
艾梅希斯特臉上掛著笑容,和善的面對我們。
「小艾!」我倏的站起身,緊緊抱住他,「太好了!我還以為你不見了!正想著要怎麼辦呢!」
「唔……想辦法想到茶館來?的確……很像你的作風。」他苦笑著說,「斯馬拉格……我會窒息……」
「哇啊啊!對不起!我又忘了!」
趕緊放開艾梅希斯特,他大口大口喘了好一會兒的氣。
一旁的店小二臉色不太好。
「請問這位客官要幫忙付錢嗎?」
這句話好像是咬著牙說出來的一樣,但就小艾與眾不同的氣質,店小二仍努力的保持極小幅度的微笑。
小艾從懷裡拿出一枚銀幣,對他說道:
「除了先前點的,請給我一壺東方美人、一籠包子,多餘的錢就再挑些茶點罷。」
一枚銀幣是一百枚銅幣,也就是我點的量所需要的錢的兩倍。
「對了,」艾梅希斯特說,「請給我你們最好的包子,謝謝。」
店小二深深吸了口氣,做了個九十度鞠躬,腰挺直的時候臉上堆滿笑容,在我看來有點假。
「是!您的餐點馬上來!請兩位客官先稍坐!」
不,是十分假,我覺得就連我來都比他好。
店小二背對我們離開的時候,我彷彿聽見他喃喃道:
「就是這樣我才討厭事先付錢,都不能當當壞人……」
「斯馬拉格。」
小艾叫了我。
「啊?」
他提醒道:
「趕快吃一吃就回去吧,姐……陛下晚上就要宣布事情。」
「好。」
我點了點頭。
啊,等一下可以和小艾一起吃東西,不就可以一直看著他了嗎?
真好。
 

 
古色古香,又有悠久歷史的美麗皇宮只代表一件事——不管做什麼都要很小心,不然就等著扣薪資。
這是我多年來的經驗。
小艾和我走在長廊上,前往陛下所在的廳堂。
這邊的走廊大概是最早期的,非常非常窄,根本就沒考慮到體型比較大的種族嘛!
而且還是木頭地板,要是不小心踩壞怎麼辦?我很粗枝大葉的啊!
見我輕手輕腳的走路,小艾微笑著說:
「再往前一點就不用擔心了,那邊是石頭地板,也比較寬。」
「好。」我點頭。
仍專心的走路,直到腦海跑過一個念頭。
「小艾小艾!」
我興奮的叫道。
「怎麼了?」
他看了我一下。
「陛下說要宣布事情,是指所有人都到齊的時候吧?」
「嗯。」他點頭。
「也就是說,四個監察御史都在皇宮囉?」
「對。」他回答。
我的嘴角又不自覺的上揚了起來。
看我這副模樣,小艾無奈的笑道:
「能夠見到葛哈那特,你很開心吧?」
「嗯!」
我用力的猛點頭。
啊……葛哈那特超好看……雖然小艾也很好看……而天子陛下也很漂亮……為什麼大家都這麼令人羨慕呢……
走到大廳前,兩邊的衛兵替我們開門,向我簡短的敬了個禮,對小艾則是深深的一禮。
也對,畢竟他是王爺,而監察御史就算是在自己的國家內,也必須隱姓埋名的,連宮內知道的人也不多。
隱瞞監察御史的身分,艾梅希斯特——龍翔瀾王爺不在的期間,是以外出進修為理由的。
說到底,我這樣醜的外表沒有什麼人記得,王爺的臉會有人認不出來才奇怪。
入內,陛下、歐帕及葛哈那特都已經在了。
小艾的姐姐——龍鳶琉天子陛下,一身暗色系,典雅又不失華麗的裝扮,標準恩多思美皇族該有的複雜髮型,淡淡的妝和精緻的髮飾,神情流露皇族的尊嚴,帶著一絲不茍言笑,非常高貴的君主風範。
血族忍者——葛哈那特,不像小艾的柔順長髮綁成一束馬尾,他的一頭黑髮長到下巴、短則蓋耳,沒有很服貼,卻也不蓬鬆亂翹如我。蒼白像大理石光滑的臉龐就像書中對血族的描述,血色的眼瞳透著果斷,還有冷靜。
嘿嘿!我形容的怎麼樣?當上監察御史後我有好好唸書唷!雖然不及小艾就是。
啊?你說我漏掉了歐帕?他又沒有什麼好形容的,是個很普通的矮人族老爺爺啊!歐帕又不像其他兩個人那般好看!
大概是我看他們兩個看出了神,歐帕出聲提醒。
「斯馬拉格!還不跪下!」
偏頭一看,艾梅斯希特、歐帕和葛哈那早就單膝跪著,頭低低的垂下,我也趕緊照辦。
四人一起說道:
『恩多思美帝國隸屬監察御史『四君子』,拜見龍鳶琉天子陛下。』
陛下由左至右看了我們四個一眼,點點頭,冷淡的道:
「平身。」
站了起來,等待陛下再次開口。
「寡人有一項極重要的事要宣布,是絕對機密事件。」天子陛下說,「吾等所信奉之神——大帝龍瑛,傳了訊息過來。」
我吞了吞口水。
大帝龍瑛是這個帝國的萬神之神,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及能力,就像愛德魯斯帝國的愛帝絲女神、斯里亞特恩帝國的五元素神祇。
雖然我們獸族有自己的信仰,我仍覺得這三個帝國的七位神祇很厲害。
他們不單單是信仰,而是具有實質力量的神。
我對獸族所信仰的神固然敬畏,但我還真沒見過獸族的神顯靈或什麼的。
倒是三個帝國的神對人民來說是息息相關,有如存在於生活,是生命的一部分。
就恩多思美帝國來說,當有重大事件要發生時,大帝龍瑛會透過各種徵兆或是夢,藉由統治者告知帝國的人們。
恩多思美的每樣東西幾乎都有其代表的神祇,像是灶神、土地公、雨神,而大帝則統治所有大大小小的神,凌駕於他們之上。帝國的人民會在特定的節日祭拜這些神祇,也因此恩多思美的慶典比其他兩國來的多。
帝國特有的職業——結界師,則是大帝賜給人民的禮物,儘管唯有人族能得以學習,恩多思美仍以此為傲,甚至規定每一任的天子都必須成為高強的結界師,使得每位具有繼承權的皇族都以結界師為第一志向。
「斯馬拉格!」
歐帕小聲的提醒我,顯然我出神的很嚴重。
啊!忙著講解都忘記注意陛下了,真是抱歉。
「……概括來說,就是有一群來自異世界的人到了這裡。」陛下看了我一眼,繼續解釋,「大帝有旨,若讓這些人存在於這個世界,將會破壞平衡。七位神祇已說好,哪個帝國的監察御史解決的人數最多,該國便能獲得來自上天的恩賜。你們所要做的,便是找出那幾人,將之送回原本的世界。」
順理成章的作為了各帝國之間的較量……是嗎?
「要怎麼樣才能把他們送回去呢?」
我不解的問道。
天子陛下抿了抿嘴,看起來好像在猶豫要不要把話說出,但她最後依然緩緩說道:
「我會施法在你們身上,屆時你們能夠辦認出何為異世界的人,何為普通百姓。然後,你們必須……殺了他們。」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