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五章‧夜特

天氣真好。





 ─────




我們倆有些狼狽的逃到了附近的森林。
身上仍是剛剛處於火場中的熾熱高溫,在寂靜的星空下,涼爽的晚風中,逐漸沖淡。
那場火究竟是怎麼回事?
就在即將要把目標解決掉時,圖爾瑪琳叫住了我。
直覺反應是她遇到了危險,但馬上又被理智推斷——斯里亞特恩帝國的監察御史「靈的子女」中稱號「天之闇騎士」,最強的她怎會受困?轉頭看了之後,卻是見得圖爾瑪琳罕見的慌亂表情,雖然也只是瞪大了雙眼。
隨即火便沿著走廊兩端蔓延,主要能力是物理攻擊,不擅長魔法的圖爾瑪琳和我只能拿出愛嘉瑪蓮製作的小型炸藥,硬生生的在牆上炸出一個大洞。
匆匆忙忙之際我們逃出了火場,連目標都沒得確認是否死亡。
但至少,那場火能終結我們的任務吧?
目前為止,並沒有看到其他人逃出來。
「夜特。」
圖爾瑪琳走了過來,遞給我一條沾濕的手帕。
除了衣服無法換掉而有些破洞黑污,她顯然是清理過自己。
「謝謝。」
我接過手帕,開始擦拭臉部。
「要做最後確認嗎?」我問。
「應該是不用,」她說,「認屍也有困難。」
我點點頭。
大火把一切都燒盡了。
「火不自然。」圖爾瑪琳望向競技場的方向,「是人為的。」
「不太可能是目標,」我答,「他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
依他那種性格。
「或許是別的監察御史?」圖爾瑪琳道。
「愛德魯斯的?」我問。
用過的手帕沾染上漆黑,她看了下,擺擺手表示不用還了。
「不,」圖爾瑪琳說,「他們的皇帝不會讓監察御史做出不顧一切的行為。」
嗯,愛德魯斯那邊的統治者的確是這種性格,寧可傷害自身,也莫要所守護之人受傷。
「所以可能是恩多思美。」我說。
「估計是『竹之騎士』。」圖爾瑪琳推斷。
恩多思美帝國的『竹之騎士』斯馬拉格,以監察御史來說十分粗心,欠缺思考,行事風格多少有些過於衝動。
「『四君子』之中,大概也只有他做的出來。」我說。
「他們的天子也被逼急了吧。」
圖爾瑪琳微微蹙眉。
前些時候,各個帝國的統治者突然發布緊急命令,要監察御史們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手上的任務,然後回到帝國,有極機密的事情要宣布。
「說到這個,」圖爾瑪琳說,「我們也得趕回去了,陛下還等著。」
「好,」我回答,「我把馬栓在不遠的小溪附近。」
「嗯。」
斯里亞特恩帝國的「天之闇騎士」圖爾馬琳和「地之劍士」夜特,根據本職裝扮成「普通的」闇騎士和劍士,我們的確有能力可以騎馬,不像是身為法師的愛嘉瑪蓮和盜賊的蒙德斯坦,必須以步行的方式旅行。
他們倆不曉得到了沒。
 

 
回到皇宮,圖爾瑪琳說要去向女王陛下報告,叫我先去休息。
明白她想單獨見陛下,我點了點頭,走到御史台的休息室,準備好好的保養我的劍。
除了獨立出來的監察御史之外,帝國還有一般的御史負責監察的工作,找尋國內是否有官員或世家大族從事任何不法行為,確保公正並預防貪污。
正取下劍,外頭便傳來了敲門聲。
「夜特!」
聽那聲音,是愛嘉瑪蓮。
我打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她金色的捲髮。
一身華麗的禮服,絕對不是監察御史的旅行裝扮,亦不是官服。
「愛嘉瑪蓮,有事嗎?」我問。
「我跟你說喔!今天進城的時候,有一個很可愛的妖族盜賊耶!」
她一邊走進房內,一邊開心的說道。
「這種事情,應該跟同為女性的圖爾瑪琳討論吧?」
雖然她現在應該在陛下那裡。
「圖爾瑪琳才沒興趣聽我說呢!」她抱怨。
也對,圖爾瑪琳不是那種個性。
「那妳也可以去找蒙德斯坦。」
我把門帶上,提出建議。
「蒙德斯坦光聽到我說他可愛就快受不了了,更何況我還要跟他討論另一個妖族?他都一百五十歲了,那會要聽我說這些?」
的確,蒙德斯坦非常不喜歡別人說他可愛,或之類的形容詞。
「妳找我討論也很奇怪啊。」
我無奈的道。
「只剩下你可以聊了嘛!」
愛嘉瑪蓮勾著我的手臂,期待的看著我。
「可是我要保養我的劍。」
別開視線,我說。
「你邊保養邊聽我說就好啦!」
說完她自顧自的走到椅子上坐下,準備開始她的長篇大論。
「就是啊,在排隊等進城的時候,我一直回想著待在愛德魯斯時的回憶,那裡真的好棒喔,離精靈的森林很近,往東南走一點就會有一個很漂亮的湖,而且常常會有慶典,天氣也不像斯里亞特恩經常濃霧繚繞或綿綿細雨,幾乎是晴天,有金色頭髮跟藍色眼睛的我當然比較適合那裡啊!
最後一句話讓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只是點頭,將保養用具排放在桌上。
「而且那天蒙德斯坦也超可愛的!」愛嘉瑪蓮繼續道,「看他紫色的眼睛和頭髮、十四歲的外表、一百五十六公分的身高,還有貓的耳朵和尾巴……實在很難想像他比我大了一百多歲。我真的覺得他很可愛!不過他絕對不會接受這種稱讚的……」
在陛下的指示之下,由於身為「海之法師」的人族愛嘉瑪蓮資歷尚淺,稱號「森之盜賊」的蒙德斯坦便和她一起旅行,適時的提出指導及協助。順帶一提,旅行的時候,他們對外是以同父異母的姐弟宣稱。
「他會瞪妳。」
我淡淡的說。
「唉……」她垂下肩膀嘆了口氣,卻又立刻恢復剛才的興奮模樣,「然後呢,我忽然看到了一個妖族盜賊,你知道嗎?他的頭髮和眼睛都是橘色的唷!外表年齡和蒙德斯坦差不多大,有松鼠的耳朵和蓬鬆的尾巴,真的是超~可愛的!不過,我會注意到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啦,因為,他‧想‧偷‧渡。」
偷渡?
「妳有追上去吧?」我問道。
「當然有啊,這可是我們的職責呢。」愛嘉瑪蓮說,「在他正打算爬牆時,我用魔法纏住他了,只不過、不過,不小心讓那個妖族跑了……
「妳讓他跑了?」
我停下了保養劍的動作。
這是一回事,那又是另一回事了。身為監察御史,逮捕這些人就是我們的工作,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我們都不能輕易放他們走。
「我知道啦!」她看起來有點心虛,「下次不會這樣了。不過,他真的很可愛嘛!」
「只不過是抓偷渡犯,妳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了吧?」我說,「何況還是在斯里亞特恩帝國的領地,要是在其他兩個帝國還沒關係,妳這樣讓他跑掉,帝國和陛下的顏面要往哪裡擺?」
「對不起嘛……」食指點著食指,她後面的話像是在嘀咕,「只要提到陛下你就會變的很激動……」
就在這時,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的是個侍女。
「愛嘉瑪蓮大人,夜特大人。」
她稍稍的敬了個禮,直到我們兩個都點頭表示才站直。
「有什麼事嗎?」我問。
「陛下請兩位大人一起共進晚餐。」
愛嘉瑪蓮不同於先前,端莊的坐著,多了分氣質。
「知道了,妳先下去吧。」她說。
知情或是資深點的官員或宮內人會知道,愛嘉瑪蓮是貴族。
或者該說,曾經是貴族。
從前,她的家族因為做了不法勾當,幾乎所有的人不是被處以極刑,就是被關入大牢,當時仍是個小孩的她逃過了一劫。
詳細的情形我並不清楚,大多數的資料都僅記載至此。
不過,在她最灰心喪志的時候,據說是一位監察御史救了她。
所以,愛嘉瑪蓮便自那時立志成為一名監察御史。
很普通的情況,也是故事裡常出現的內容。
「啊啊啊啊啊!」
愛嘉瑪蓮突然大叫,把我從思緒中拉回。
「怎麼了?」我問道。
「距離晚餐只剩下幾個小時了啦!這樣怎麼來的及打扮?」她一邊站起,嚷嚷著,「我要先走了!記得不要遲到喔!」
雖然想回她一句「妳才要注意別遲到吧」,但愛嘉瑪蓮早已跑的老遠。
接下來的時間,都沒有人來打擾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