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三章‧歐帕

 剛完成這個故事時還真是年輕



 
─────




寬廣的廳堂內,唯有寥寥數人。
「『菊之巫師』歐帕拜見陛下。」老夫跪下敬禮,「請問鳶琉陛下一切安好?」
「寡人與平時無異,平身。」
對方冷淡的說道。
「是。」
老夫站起身,望向這老夫一路看著她長大的孩子。
恩多思美帝國現任統治者——龍鳶琉天子陛下,外表年齡二十四歲,實際年齡為一百歲。她有著與傳說中恩多思美眾神祇之神「大帝龍瑛」一樣的髮色與瞳色,墨黑的髮與淺棕色的雙眼。美麗的臉龐及妝容、髮型、一身華服是天子應有的模樣,長年身為統治者的責任則使她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不致弱不禁風。
「有什麼要報告的嗎?」
陛下用平板的語調說道。
老夫恭敬的回答:
「稟告陛下,一切順利,微臣負責的任務已完成,斯馬拉格那邊的任務也結束了。」
「想必竹之騎士把整個地方摧毀了。」
鳶琉陛下的臉孔看不出情緒。
向來如此,她不輕易、也不願向他人表達自己的情緒。
連對親生弟弟也是如此。
身為一國的統治者,的確是有這麼做的必要,過多的表態只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陛下可說是幾乎完全將情緒埋藏於心中,累積下來對身體可不好。
唉……
幾十年前的「那件事」後,鳶琉陛下便不曾歡笑,甚至連微笑都非常的少。
雖然老夫沒有資格管陛下的事,但好好的一個姑娘家變成這樣實在是讓人疼惜。
說到這裡,翔瀾王爺也是令人擔心的一個孩子。
這對姐弟關心彼此,卻又因那件事情……
對了,陛下還等著老夫回答呢。
人老了除了腰痛什麼的,就是有些健忘。
老夫向陛下說道:
「是的,斯馬拉格已經非法賭場炸成廢墟。」
在沒有什麼限制的狀況下,斯馬拉格那血氣方剛,做事又欠缺思考的小夥子當然是痛痛快快的用自己的方式把事情解決。
年輕人。
知道斯馬拉格性情如何,鳶琉陛下也無多做表示,僅點了下頭。
「關於這次令諸位監察御史回來的目的,寡人要等到所有人到齊再宣布,」陛下說,「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老夫再次敬禮,然後走出這個大卻顯的格外清冷的廳堂。
而坐在這廳堂內龍椅上的,是一直以來都非常孤獨的陛下。
 

 
走在長廊上沒多久,另一頭便傳來乒乒乓乓如地震般的聲響。
對於身為矮人族、身高只有一百二十公分的老夫來說,真的是一個龐然大物跑了過來。
標準的「忽有龐然大物」,但不是拔山倒樹,也不是癩蛤蟆就是了。
這位迎面跑來、有著棕髮棕眼的獸族足足高了老夫七十公分,一臉急急忙忙的模樣,頭上是一雙熊的耳朵。
老夫扯著嗓子叫道:
「斯馬拉格!不要在皇宮裡奔跑!跟你說幾次了!」
咳咳,老人家不適合大叫啊。
同樣是恩多思美帝國監察御史的斯馬拉格,稱號「竹之騎士」,在老夫喊完後才發現老夫的存在。
「咦咦?是歐帕啊?剛剛都沒看到你。」
他用十分大的音量說道。
「那是因為你太高了。」老夫仰起頭來看著他,「還有,別說話那麼大聲,在皇宮時注意點,而且老人家也會受不了。」
「啊?喔。」
他搔了搔頭。
老夫快速的打量一眼,對他說:
「怎麼那麼髒?沒把旅行的裝扮換下來?還有濃濃的煙味,身上都是泥巴和污垢,鞋子還有爛泥,會把皇宮地板弄髒的,這樣打掃的人會很辛苦,進來前至少應該要把鞋子脫掉或弄乾淨才對,這副模樣成何體統?你是剛剛才回來要去見陛下對不對?這個樣子能看嗎?相信鳶琉陛下願意等你洗乾淨、換身衣服的,老夫看全世界也只有你會在見一國之君時毫不在意自己的外表儀容,跟你說過幾次了,怎麼總是忘記?」
斯馬拉格站在那邊,小聲的咕噥類似「又來了」之類的話語。
「別抱怨了,快去洗澡換衣服。」老夫說。
他看著我半晌,好一會兒才答道:
「知道了啦……我這就去……」
不耐煩的又跑走了。
唉,年輕人總不喜歡聽老人家說話。
老夫目送著他離去,這時後方傳來聲音。
「咦?歐帕爺爺?」
一個外表二十歲出頭的俊秀青年優雅的走了過來,有和他姐姐一樣的髮色及瞳色,一頭長髮簡單的束了起來,穿著乾淨整潔又不失體統的簡便服裝。
和斯馬拉格形成對比啊。
「龍翔瀾王爺。」
老夫垂首敬禮。
青年著急的說道:
「不、不用那樣叫我啦!我們的地位現在是一樣的……」
「在皇宮就該有應有的禮貌,王爺。」老夫說。
龍翔瀾王爺,鳶琉陛下的親生弟弟,現任的監察御史之一,稱號「蘭之結界師」,由於身分較為特殊,對外以假名「艾梅希斯特」自稱。
王爺靦腆的微笑。
「沒關係啦,而且,你也是我的老師啊……」
在老夫的面前,他會不自覺表現的比較像小孩子。
比較像他該有的行為。
從入宮開始,老夫就一直擔任著教導皇室貴族們的工作,直到成為監察御史。
好幾任了吧?好像有四、五代的皇族與貴族?是嗎……
這麼看來,老夫果然是老了啊,或許該準備退休了。
「老師?」
翔蘭王爺疑惑的看著老夫。
「呃?啊?」老夫回過神來,「有什麼事嗎?」
人老了就很容易分散注意力啊。
「其實也沒什麼啦……」翔瀾王爺頓了頓才提出邀請,「難得見面,老師要一起喝茶嗎?」
喝茶?
「喔,好。」老夫說,「陛下也要等到四個人都到齊才會宣布事情,在這之前都沒事。」
「那我們走吧。」翔瀾王爺笑道。
嗯……差葛哈那特就到齊了,不曉得到時陛下要說些什麼?
唉唷……腰痛啊……好像閃到了?
老夫一邊捶著腰,一邊和王爺走向御花園內的涼亭。
或許真該買根柺杖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