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二章‧圖爾瑪琳

 祝大家新年快樂

修改舊稿內心激昂
不曉得圖爾瑪琳在攻擊時是否會在意衣服暴露這點
─────




身上過度暴露的服裝令人感到非常不自在。
棕髮挽起,幾縷髮絲隨意垂下。臉上比起平常沒有任何修飾,此時多了不少化妝品,嘴唇是玫瑰一般的豔紅,血色的雙瞳在眼妝的襯托下更是醒目。穿著一件開著衩,只要稍微一動,便會露出大腿的貼身禮服,更無須說胸前的裸露與細跟的高跟鞋。
靜靜的佇在一處陰影,偶爾稍微移動下身子,盡可能不引人注意,同時隱藏自己的些許煩躁。
這幾個小時內我不斷告訴自己:這是任務!是為了帝國!
目前的位置是格魯克里希大陸,三大帝國之一,位於南方的恩多思美帝國的某處非法賭場,以地下競技聞名。
這次的任務是找出一名人口販子並將之逮捕,而據情報他今日會前來觀看地下競技。以平時幾乎不出現於公共場合的目標來說,是非常好的機會。
四周盡是些濃妝豔抹、服裝十分暴露的青樓女子,混雜在一起的各種香水味不禁令人作噁。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
「琳姑娘。」
迎面走來的是一身僕役裝扮,有黑色短髮和灰色雙瞳,身高一百八十四公分左右,外表約二十一歲的男子。
我若無其事的望向他,用有些慵懶的語調道:
「怎麼了,夜?」
他微微垂首。
「二十三號包廂的客人指定您服務,請姑娘隨小的來。」
雖然表面上依然,心中不由得感到一絲勝利即將到來的感覺。
終於!
我點點頭,跟著夜走。
經過一條長廊,隔著旁邊的玻璃能看到地下競技場的情況。
各種族的人廝殺著,有男有女,多數為獸族、巨人族,衣衫襤褸,不少戴著鐵鍊,想必是奴隸之類。
目測有百人,正進行所謂的「大混戰」——相互廝殺,直到剩下最後一人。
一名獸族拿著巨斧,毫不留情的斬斷了數名對手的身體,隨即卻被後方的巨人族擊倒。競技場的另一方是由多名人族互相殘殺著,面目猙獰,即使對方是同類也好像仇敵似的。
之後或許會來查緝此地吧,畢竟這整個地方都是非法的。
不過今天的目標非此。
我將視線放回帶路的夜,隨著對方移動,腳步不曾停下。
很快的,到了二十三號包廂。
男子開門,裡頭立刻傳出一股味道詭異的薰香。
這是……
夜讓出空間,做出了請的動作。
我踏了進去,擺出足以懾人心魄的笑容。
「大人,奴家是琳。」
簡單的跪了一下,裡頭的那位坐在雙人沙發上,背對著門口,手上拿著一根雪茄,一縷白煙裊裊上升。
那人不高,甚至比我矮,有著與其說是壯碩,不如說是充滿贅肉的身材。是個人族,外表年齡四十上下,身上穿著沒什麼品味卻可能花上不少金錢的服裝。
迅速的與腦中的資訊比對著。
與資料中相似度達百分之九十五,確認是目標。
他隨意瞥了我一眼,說道:
「果然標緻,過來坐下吧。」
儘管心有不甘,我仍點了下頭,用甜膩的聲音說:
「是,奴家明白了。」
嗯,包廂內五個保鑣,走廊有十五個。
坐在他旁邊,我翹起腳,露出腿部,保持微笑。
「奴家謝過大人的指定。」
端起酒瓶,慢慢將酒杯注滿。
「唔。」
他隨口應聲,目光依舊在競技場上。
看來……
目標指定了我,又不是很注意我。當我進來時,他也沒有因只是區區一個女子而放下戒心,叫保鑣出去。
若無其事的倒完酒,以極快的速度丟入一顆藥丸。
「大人。」我笑著遞上杯子,「請。」
「我不希望別人說我對妳不好,」他搭上我的肩,「妳先乾了這杯吧。」
被發現了嗎?
不,這裡的人沒有能力發現我的動作的。
「是,謝謝大人。」
一口飲盡,微笑,視線不離對方。
竟然讓我喝下這下藥的酒?有意或無意呢?
但即使沒有事先喝下萬用解毒劑,這酒中的藥量我也能應付。
默默看著競技場的廝殺,空氣中漸漸產生一種詭譎。
門外忽然響起兩下清脆的敲門聲。
叩叩!
「進來。」目標說道。
門打開後,走來的是名為夜的僕役。
「大人,」他敬禮,「這是您要的東西。」
夜奉上一只錦盒。
黑髮男子沒有離開,而是退到一旁。
這樣,就多了一人。
快速的瞄一眼,外頭的人增加至三十個左右。
「琳。」
「是,大人。」
我望向目標,笑道。
「把這服了吧。」
他將一三角形紙包放到我桌前,裡頭是白色的粉狀物。
錦盒內全是類似的東西,粗略估計有數十包。
我故作疑惑的問道:
「大人?這?」
「一點助興的東西罷了。」
目標用如豆的目光盯著我。
「是……毒品?」
話當然是說給他聽的。
資料中的人不但是人口販子,同時也與毒品有關係。
「如果喜歡,以後還能給妳。」
他擠出一笑,整張臉皺在一起。
薰香的煙霧飄散於包廂內。
競技場上,已剩不到十人,交戰著,踐踏倒下的軀體,沾染鐵鏽味的暗血,只為短暫的活命。
沒有必要繼續了。
我收起表情。
「然後讓我上癮,再藉此加以控制?」
「哼。」目標笑了一下,「妳真以為我不知道妳的身分?倒是這薰香迷昏不了妳讓我有點意外,這劑量可不低。」
在他說完的那一刻,包廂內的五名保鑣已圍繞在沙發四周,擺出備戰姿勢,將武器指著我。
「這點香還算不了什麼。」
我裝作不在乎的說。
這五個身手不差,但外頭的三十名就普通多了,連一點動靜都沒察覺。
目標起身站到門旁,對夜說道:
「做的好,等等這官吏先讓我手下收拾收拾的差不多,再依約定讓你處置,酬勞三日後送到。」
夜淡淡的點頭,而目標的表情……十分猥瑣。
但下一刻,目標馬上就露出懼色。
唰——
「你、你要幹嘛?」
他一連退了好幾步,險些跌倒。
「執行任務。」
黑髮男子的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劍,而那把亮晃晃的劍正指著目標。
「你!這是背叛!」
目標一如資料所示,有貪生怕死、愛財好色、懦弱等性格。
夜冷冷的看著目標,眼中是堅毅。
「我從沒有背叛過帝國!」黑髮男子大聲喊道,「以隸屬斯里亞特恩帝國的監察御史,『地之劍士』的稱號,我夜特將你以人口及毒品販賣的罪名逮捕!」
偽裝成僕役的黑髮男子,正與我一樣是監察御史之一,換句話說,在此任務之中,夜特是雙面諜的身分,而我則負責擔任將目標引出的餌。
身為人族的夜特,不像是不同種族的我們,對帝國獻上的是絕對的忠誠。
格魯克里希大陸上有十個原生種族,其中人口比例高達一半以上的毫無疑問便是人族。
三大帝國——斯里亞特恩、愛德魯斯、恩多思美皆是由人族所建,其餘九個種族則有部落分散於大陸上。
帝國接受所有種族,但由於先天上種族有許多的不同,對帝國的向心力難免有所不一。
就如我永不可能為帝國百分之百付出。
因為我是個血族。
年齡是人族的好幾倍,力量與恢復力更為強大,光這兩點便足夠令人族對我們另眼相看。
當然,這另眼相看通常不會是正面的。
最令他們厭惡的是——血族需飲血維生。
像是獵人與獵物,一隻正常的羊也不會待在獅子的旁邊。
不過,人族總試著表示和平。
監察御史一事亦同,為了釋出信任,統治者選擇非人族的種族,希望他們能為大陸與帝國盡一份心力。
儘管曉得他們會將種族利益放在第一位。
儘管他們不可能付出真心。
儘管人族也是一樣的。
「圖爾瑪琳!」夜特大喊。
一怔,我失神了!
周圍的保鑣一起向我攻來,夜特將兩名擊退,卻也讓目標趁機跑了。
「抱歉。」
我一邊閃躲其餘三人的攻擊,一邊從手中的空間戒指——可儲放物品的魔力戒指——拿出我的長劍。
一把鑲著血紅色寶石,有金色劍柄的劍。
夜特將剩下三名解決,然後看了我一下,說道:
「妳……渴了?」
他大概以為我剛剛的分心是因為飢渴。
舌頭一舔,感覺到比平常尖銳的犬齒。
「有一些。」我答道。
「需要找個人嗎?」他問。
「不了,」我搖頭,「先追上去要緊。」
 

 
走廊上空無一人。
安靜,太安靜了。
跑過一個轉角,夜特想往前,卻被我出手制止。
他沒有發問,我亦無回答。
只是仔細傾聽。
夜特並沒有開口,是因他明白我會在與血族無關的任務上竭盡所能的幫助帝國,付出心力。
最重要的是,幫助陛下。
在這一方面他是不會有所餘力的。
夜特是我們四個監察御史中最盡心的原因還有一個——他是陛下收留養大的孤兒。懷抱感激之情,他總是尊敬並支持著陛下,不惜一切的爲帝國付出。
「圖爾瑪琳?」
我握緊了手中的劍,小聲說道:
「來了。」
走廊前後兩側跑出方才的保鑣,將我們團團包圍。
數量似乎增加了。
「以為我會讓你們活著離開嗎?」
目標站在最遙遠的那端,盛氣凌人的說。
果然是貪生怕死,站在最遙遠的地方。
真是沒有腦,但這樣也省去了找出目標的力氣。
「我要將他就地正法。」夜特沉聲講道,「妳先對付其他人,順便補充點力量。」
「嗯。」我點頭。
那種人,就地正法也無所謂。
凝滯的空氣透著彷彿暫停的時間,所有人不禁都握緊武器,目光不離我們兩個,靜候著。
就是現在!
一剎那,夜特直接衝向目標,我則如閃電般一個個將保鑣打倒。
一次一個,毫不拖延。
清空一半以上後,剩下的保鑣害怕的逃跑,大概是覺得再多的金錢也不比性命重要吧。我則抓住逃的最慢的其中一人,讓他倒於地,緊緊壓住他的兩肩,完全不猶豫的咬了下去。
甜美的甘泉流入口中,直到察覺異樣。
這血不乾淨!
這種味道是……
我瞪大了眼,鬆開咬住的脖子。
「夜特!」
走廊的兩端,燒來熊熊火焰。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