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六章‧艾梅希斯特

 貌似過敏了。





 


─────



往皇宮的深處前進,直到看見姐姐的身影。
她倚著窗櫺,坐在椅上,看著窗外的花綻放,隨著風的吹動而紛紛飄落,姐姐露出了在工作時不會有的表情,淡淡的笑容中透著悲傷,宛若觸景傷情。
或許真是如此吧?
我抿了抿嘴,走近。
「鳶琉姐姐。」
她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見是我便收起了方才的情緒,對我微笑著說:
「翔瀾,回來了啊。」
只有在我們兩個獨處時,她才會偶爾的露出笑容。
即使那笑如此勉強,轉順間便消逝,猶如碰觸岸邊的漣漪,失去蹤影。
我希望她能夠歡笑,就像……從前那般。
就像……那時候……
但那是很困難的罷?
收起這懷戀過往的情緒,我對她回以一笑,道:
「姐姐一切安好?」
「嗯,」她點頭,起身,「我們去賞花吧,這個季節的花開的正是美麗。」
我隨她走到花園一處,裡頭各式種類的花,正因在春天中而綻放著。步至涼亭,桌上已放了茶跟點心。從茶還冒出微微的熱氣這點看來,必定是姐姐不久前才命人準備的。
「吃吧,」她說,「都是你喜歡的。」
她拿起茶壺,幫兩個有著梅花雕刻的陶瓷茶杯注滿茶,然後才坐了下來。
我跟著坐下,掀開桌上戧金大盒的盒蓋,裡頭果然是我喜歡的、包有紅豆餡的包子。
有美食、美景,還有最重要的家人相伴,何嘗不是最幸福的?
空氣中充斥著花香及茶香。
「姐姐不吃嗎?」我問。
「你吃就好,翔瀾。」姐姐端起熱茶,輕輕啜了口,「之後要吃,便難了。」
「也是。」我拿起一個包子,「在旅途中,的確很難找的到。就算有,也遠遠不及姐姐親手做的。」
鳶琉姐姐淡淡的笑了下。
「出發前,我會再做些,讓你打包上路。」
「謝謝姐姐。」我說。
「弟弟開心,我就高興。」
姐姐雖笑著,眼中,並無笑意。
我遲疑了一下,才緩緩問道:
「姐姐……還想著他嗎?」
那個曾經來訪,又匆匆離去的身影。
見姐姐沉下了臉,美麗的面孔佈上一層陰影,我暗忖著不該提起這個話題,但覆水難收,木已成舟,說出口的無法收回。
半晌保持不語,姐姐久久才說道:
「想,怎麼不想?」脫去了天子的沉重包袱,她看來非常悲傷、脆弱,「但就算想,也無濟於事,現在唯要盡好各自的本分便是。」
「姐姐……」
我望著姐姐,不知該如何安慰。
繼續說下去,徒增憂愁而已。
「那個人……」姐姐遲疑了一下,才問,「過的可好?」
「他……很好,跟往常一樣。」
我頓了頓,小心翼翼的回答。
「這樣啊……」
鳶琉姐姐輕輕的嘆氣,然後啜了口茶。
「姐姐,」我遲疑了一下才問,「要我……幫姐姐送封信給他嗎?」
即便無法見面,要是能透過某些方式交談,姐姐會不會開心點呢?
或者是我想的過於簡單。
「不了,就算送,也只會是些公文罷了。」姐姐看著花隨春風擺盪,眼底盡是哀慟,「別說了,喝茶吧,會涼的。」
那年,他是個旅行者。
姐姐,還只是眾多公主之一。
他知道姐姐的身分,卻沒有對姐姐表明他的身分。
陷進去,便無法自拔。
我對男女之間的情愛了解不深,然而,姐姐的變化,身為弟弟的總還是看的出來。
那人的溫柔、姐姐眼底的光采、一起渡過的時光,現在看來,更令人覺得痛苦,感到悲寂。
當時的我很喜歡他,也希望姐姐與他能有情人終成眷屬。
然而現在,我卻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那人對於姐姐,我不曉得是否是真心。但多年前的他對她說,要是兩人沒有那樣的身分,他定想與她永遠在一起。
那時以為是姐姐的公主身分會讓他覺得高攀,卻不知事實根本不是這樣。
無論他到底口出真言,姐姐的確著實傾心於他一人,直到現在。
「姐姐……」
其實,我沒有說實話。
我沒有見到他,只是間接得知他的消息。
不知道是誰躲著誰,我們總見不到對方。
可是,我也不敢見他。
我害怕,怕我會失控。
那個人……
「啊,時間不早了呢。」她沒來由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翔瀾,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嗯……」
姐姐起身拍了拍衣服,將被風吹落而掉下的花瓣揮落。我隨她站起,同樣整了整衣擺。
她對我笑了一下,緩步離開了花園。
那微笑,如同我這五十年間所見到的如出一轍,淡淡的憂傷,因那人的一去不復返。
 

 
有些反常的,已經過了些許日子,仍不見四名監察御史到齊,雖然不太對勁,姐姐和我也因此獲得更多相處的時光。
某日,我正漫步於皇宮的長廊,只聽聞後方傳來聲響。
「艾梅希斯特~」
一個人朝我衝了過來,讓我不禁直覺的想往後跑,哪料那人速度極快,沒來的及轉身,他就一把抱住了我,壓的我快喘不過氣來。
「斯、斯馬拉格……我會死……」
試圖脫離他的緊抱不放,我掙扎著喊道。
對方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的放下我,搔頭說:
「嘿嘿……不好意思,我老是忘記控制力道。」
以監察御史之一,稱號「竹之騎士」,身為獸族的斯馬拉格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我必須要抬頭看他才行。
斯馬拉格有一頭短短的棕髮,眼睛也是一樣的棕色,頭上是雙熊的耳朵,聽說熊的尾巴不長,所以不像狼或是豹的獸族會把尾巴露出來,因此無法見得。
「欸欸,你有看到葛哈那特嗎?他回來了嗎?」
斯馬拉格難掩興奮的問。
要是鳶琉姐姐在這裡,她一定會因為斯馬拉格的態度而感到不悅,畢竟我的另一個身分可是「太子龍翔瀾」,但身為「監察御史艾梅希斯特」,我並不介意斯馬拉格這樣的方式。
「好像還沒回來的樣子,不過歐帕爺爺已經到了。」我回答。
「我知道他回來了,他還訓了我一頓呢!說什麼我都不注重整潔……」
斯馬拉格發著牢騷,雖然也只是說說,他事實上並不討厭對方,甚至可以說是很喜歡。
「呵呵……」我笑了出來,「歐帕爺爺唸人的時候真的可以唸很久。」
「對嘛!像我都想不到為什麼有人可以那麼多話!」
「姐姐……陛下說要等到所有人都到齊之後才要宣布事情,在那之前可以先休息。」
趕緊改口,姐姐這個稱呼是私底下才能用的。
「嗯,我去找陛下時她有說過。」斯馬拉格想了想,回道,「既然這樣的話,艾梅希斯特~」
他湊了上來,導致我又下意識的想退後。
怎、怎麼了嗎?」
有種不好的預感。
斯馬拉格總是喜歡「欣賞」美麗的種族,像是魔族、血族、精靈族、羽族等等,當他看不到這幾種種族時,他就會跑來找我。
我對他說過「姐姐也很漂亮啊,你怎麼不去找他」,他卻回答「因為艾梅希斯特比較好玩」。
好玩?我……比較好玩?
這該……感到高興嗎?
「我們出去逛逛吧!」
斯馬拉格高興的拉著我,真不曉得是兩百歲的他,還是七十歲的我比較像小孩。
「這樣……不太好吧?萬一陛下突然要找我們……」
我別開視線,試圖推託。
「不然陪我練劍好了,你會一點劍術吧?那是皇族的基本能力吧?」斯馬拉格問道。
會是會……
「我們、我們還是去街上逛逛吧。」我苦笑著說。
在我尚未出生,斯馬拉格仍在皇宮擔任皇家騎士團團員的那個時期,生性好戰的他曾經四處挑戰騎士團的人。雖然斯馬拉格的劍術並不是最頂級,他的體力卻非常的好,長時間的對峙可說是有利於他,而他又有獸族先天上較為強大的力氣,應此到目前為止能贏過他的人可說是寥寥無幾。
於是,一個宮廷傳說就誕生了。
只要是和斯馬拉格對過招的人,都會有一定程度的後遺症,也許是精神上的,也許是身體上的。總而言之,每當問起,大家不知為何的都絕口不提,唯曉得那些人都在床上躺了短則幾天、多則數月的日子。
要是陪他練劍,就算是最有體力的,在床上躺個三天三夜是少不了的。
我完全不想親身體會。
「小艾,來,穿上這個吧。」
他笑笑的把一件斗篷丟給我。
小艾?這是新的綽號?記得斯馬拉格還叫過我「小梅」、「希希」、「翔翔」之類的。
我的臉沒有姐姐那麼有名,但預防萬一總是好的,於是我接過了斗篷。
「對了,跟你說喔,這次去解決地下競技場的時候,我看到一個精靈耶。」
跟著斯馬拉格走在長廊上,他開心的說著。
「精靈?那種地方會有?難道是奴隸?」
那個非法的競技場,要是能趕快清除就好了。
「不是,而且打鬥技巧還挺不錯哩!」他眉飛色舞的說,「超漂亮的!有棕色的頭髮和淺藍色的眼睛,長的很美……」
到了外面之後,斯馬拉格直接把我拉到人最多的地方。
「斯馬拉格,這邊的人這麼多……」
跟著他穿梭在人群之中,我說。
「人多才熱鬧啊!」他笑,「啊!你看那邊竟然有一個精靈耶!」
「那個精靈有綠色的長髮耶!」
「啊!另外一邊有一個魔族!」
「他旁邊的是血族!紅色的眼睛好美……」
有時,我很羨慕他的無憂無慮。
羨慕斯馬拉格的單純、率直。
想做的事就去做,想說的話就說出來,不在乎他人的眼光。
要是姐姐和我能有他的一半,便也足夠了。
鳶琉姐姐……
何時,妳才能放下過去呢?
那個人,真的值得妳這樣付出嗎?
我願意接下妳的位置,讓妳去見那個人的。
提出這個建議,卻被妳拒絕。
擔心我會承受不了,受不了那麼沉重的責任。
保護整個帝國的責任。
然而……就算這樣,姐姐也不要總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啊……
我們不是神,無法把整座山扛起,更無須說將一切的負擔都由自己承擔。
當上監察御史,也是希望能為姐姐及帝國盡一點心力。
必要時,我也是能犧牲性命的啊……
但要是姐姐聽到此話,會生氣的罷……
「喂!不要擋在路中間!」一名男子嚷嚷道。
「咦?」我急忙退到旁邊,「不好意思。」
「真是的……沒看見老子扛著重物嗎……」
他一邊抱怨,一邊走遠。
站到路旁,四處張望了下,沒有見著那醒目的獸族騎士。
斯、斯馬拉格不見了?
我要等他嗎?還是先回皇宮?
唔……
「哇呀!」
就在煩惱著懷抱著「應不應該到有最多好看的種族附近找找看是否有斯馬拉格」的念頭時,一個人就這樣撞到我的背,從聲音來判斷,是跌到了地上。
連忙轉身,我關心的問道:
「不好意思,妳沒事吧……」
跌倒的是一名女性精靈,一身騎士裝扮,腳上踏著長靴,腰際一把劍身細長的劍,金色的柄閃閃發亮。
「嘶……」
她扶著頭,往上看著我。
我睜大了眼。
棕色的頭髮和淺藍色的眼睛……
有這麼巧嗎?
精靈在恩多思美可是不常見的,或者該說,他們佔整個大陸人口的百分比是非常稀少的,而且精靈族主要都居住在北方的森林中,要看到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就連身為監察御史的我,也不常見到。
「喂!妳這傢伙!」
一個滿面油光的人族跑了上來,憤憤的叫道。
她從容不迫的站了起來,整理下儀容,冷著聲說道:
「有什麼事嗎,老闆?」
「妳沒付飯錢!」
人族手指著她道。
霸、霸王餐?這名精靈吃霸王餐嗎?
精靈族皺了皺眉,回答道:
「我不是有留東西給你拿去換錢了嗎?」
四周開始聚集群眾。
「那、那種東西哪值幾個錢啊?」
人族說這話時倒是有些心虛。
精靈不滿的叉腰,義正辭嚴的說道:
「哪值幾個錢?我給你的可是金子,是純金!」
「誰知道妳給的是不是真的!」人族叫囂著。
「哼,我看你是想私吞金子,再叫我多付錢吧?」精靈反駁,「那塊金子可是遠遠超過你那頓難吃的飯該有的價值。」
「竟然說我做的飯難吃!妳這婆娘!精靈的名譽都被妳給壞了!」老闆大罵。
「那個精靈是外地人吧?」
「我看她好像搞不清楚狀況。」
「那老闆不是那個……」
群眾騷動了起來,竊竊私語。
是時候該我出面了。
精靈族眼神冷冽,瞪著那名人族老闆。
「你‧說‧什‧麼?」
精靈倏的抽出了劍,尖銳的刀鋒指著人族。
「哇啊……殺人啊!有人要殺人啦!」
人族老闆嚇的跌落於地,叫嚷著。
這邊的情況引起了警備隊的注意,畢竟離皇宮不遠,在一定範圍之內無故取出武器是有罪的。
眼看不對,我迅速的到兩人之間,拉住精靈的手。
「你、你是誰?你要做什麼?」
精靈驚訝卻又警戒的問道。
我沒有答話,而是從胸前的暗袋取出符紙,口中喃喃念著。
衣袖一揮,我們兩個便隨著一道光消失。
 

 
「哎唷!」
「唔!」
「對、對不起,我……好像壓到你了?」
「沒事……我才要說不好意思,我好像讓我們移動到奇怪的地方了。」
四周一片黑暗,身下是稻草一類,身上則是毫不留情掉下來的精靈。
這裡大概是市郊農家的倉庫——從空氣中的氣味及隱約的牲畜鳴聲可以判斷。
「你會瞬間移動?」精靈問道。
「嗯……基本上來說我是位結界師,剛剛施展的法術是混和了一些巫師的魔法。」
我大略的解釋。
歐帕爺爺是矮人族的巫師,小時候的我經常纏著他教我魔法,不知不覺也學會了一點皮毛。
「這樣啊。」精靈族說。
「是的。」
習慣了黑暗之後,似乎也不是完全看不見。
至少……很清楚的看到對方望著我……
「對了。」她忽然道。
「怎麼了嗎?」我問。
「謝謝你……救了我。」精靈說。
「遇上警備隊的話很麻煩的。」我說明,「就算妳沒有錯,身為外地人在皇宮附近惹事仍不太妥當。」
「要是被抓到的話,你也會很麻煩的吧?」她問。
「沒問題的。」我說,「倒是……」
「嗯?」
我別開頭,溫吞吞的說道:
「可以……請妳從我身上起來嗎?」
「……」她赫然發現自己仍在我的身上,「對不起!」
她連忙爬了起來,把身上的稻草撣掉。
我站起來,同樣把自己的服裝弄好。
「我是艾梅希斯特,人族結界師。」
脫下斗篷的帽子,我朝她敬了個禮,報上對外的身分。
精靈回了禮並微笑說道:
「蘿拉,精靈族聖騎士。」
看來她不曉得我的真實身分,無論是監察御史,亦或王爺。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