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揚行空

關於部落格
何謂自私?何謂無私?
我們所做的事 究竟是為了自己? 或是為了他人?
何謂邪惡?何謂良善?
與自己不同立場 是否就是錯誤?
世上能有那絕對嗎?
  • 32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原創小說]伏熅招戮-第四章‧托帕司

 好想吃檸檬切片加黑糖。



───── 





第四章‧托帕司
我恭敬的朝她行了個標準的騎士禮。
「請容我向您自我介紹,我是聖騎士托帕司,請問小姐您迷路了嗎?」
眼前這位看起來非常緊張的人族小姐,有著金髮灰眼,長長的直髮到肩膀下面。外表大概十七歲,身高目測接近一百七十公分。手上拿著普通的木製長弓,明顯的是個弓箭手,根據服裝和行為來看或許不是當地人。
她東張西望的看著四周的街道,似乎是迷路了。身為隸屬愛德魯斯帝國的現任監察御史、前愛德魯斯帝國皇家騎士團團員,更是目前所在地愛德魯斯帝國的居民,我——聖騎士托帕司,一定要盡騎士精神,幫助眼前的小姐!無論她遇上了什麼樣的麻煩,我一定在所不惜,就算犧牲生命也會解決小姐的困難!
「我……我迷路了。」她說。
帶著微笑,我和聲向她詢問:
「迷路了嗎?請問您要去什麼地方呢?我可以護送您,保障您一路上的生命安全,請不用擔心。」
她頓了下,怯怯的說道:
「我……要去北邊城門附近。」
「北邊城門是嗎?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安全護送小姐您到達北邊城門,請小姐先上馬。」
我以手勢比了比身後的馬。
「咦?可是這樣……太麻煩你了吧?」
她一臉很擔心的樣子,依然站在原地。
難道是小姐不敢騎馬嗎?還是她怕我是壞人?
「請您不用擔心,我可以保證您的人身安全。」
我又一次行禮。
「可是、我甚至不認識你……」
她別開視線。
果然是因為她擔心遇上壞人嗎?
「請小姐不用緊張,」我放低了聲音,「其實,我是隸屬愛德魯斯帝國的監察御史之一,稱號『光之聖騎士』的托帕司。」
我從懷中拿出有著深棕色鑲邊的黃色徽章,圖案是愛德魯斯帝國的國徽,再陽光的照射下映出淡淡的光芒。能當上監察御史,而且還能佩帶圖案是只有極少數人能使用的國徽的徽章,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榮幸。為了不辜負皇帝陛下選擇我作為監察御史以及對我的期望,我一定會盡責的幫助帝國及人民!
她看見這個後,好像放心了不少。
「那就麻煩你了。」她說。
「是的,那請您上馬。」
小姐試著要踏上有著深棕色皮毛的馬,但礙於馬匹本身的高大而無法如意實行。見狀,我當然要幫助她。
「失禮了。」
說完,我抱住小姐,協助她上馬。
「請小姐抓好。」
之後,我牽著馬,開始朝北邊出發。
雖然會遲到些,但陛下一定不會阻止我協助需要幫助的人。照顧大陸上的居民就是我們監察御史的任務,也是身為一位聖騎士應盡的職責。既然同時是監察御史和聖騎士,當然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小姐是跟人約好了嗎?」我問。
「呃……是,跟朋友約好的。」她說。
「您不是本地人?」
「嗯。」
她點點頭。
「是來這裡旅遊嗎?還是因為公務呢?」我問。
「算是……旅遊吧。」
「這樣的話,愛德魯斯帝國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現在的天氣挺好的,而我們的情人節也將近,會有很多活動,店家也有各種優惠,還有比武大賽喔,是非常適合觀光的時間。」
沿路我向她介紹些值得參訪的地點,希望她能有個愉快的旅行。
每個地方我都詳加說明和建議,所以當我介紹完時,也差不多到了。
我將她抱下馬,小姐站穩地面後整了整衣服,向我說道:
「謝謝你帶我到北邊城門。」
「不會,這是我應盡的職責。」我再次向小姐敬禮,「那我先告辭了,祝您與您的朋友有個美好的旅行。」
「謝謝。」她回我一禮,「那我先走了。」
小姐步向一名羽族,那位羽族有著銀色的雙眼,棕色的捲髮綁成了俗稱的公主頭。身高跟剛剛那位小姐差不多,外表年齡亦然。手上拿著十字弓,是位弩弓手。
我騎著馬,順著原路往皇宮去。
是時候會見陛下了。
 

 
等抵達皇宮時天色已暗,月亮高掛枝頭,涼風徐徐吹著。將馬交給侍衛後,他告訴我,陛下在宮廷花園,而魯賓也已抵達。聽聞,我感到有些自責。
身為陛下的臣子,我怎麼可以讓陛下久候呢?
加緊腳步,往宮廷花園前去。
整座皇宮打從第一任的統治者——愛帝絲皇帝陛下在位時便已打造,當時陛下還施放了一些穩固建築物的魔法,加上祭司每年都會灌注些許法力,因此皇宮才能支撐幾千年不衰。現在看起來雖有點年紀,但還算維持的不錯,散發著一種古老神秘的氣息,令人不由得肅靜。
步入花園,與印象中並無多少差異。
花園內種了不少植物,從各類樹種到花卉皆有,還有條用石頭鋪成的蜿蜒道路,以及幾座雕刻精美的噴泉。一些石椅放置在樹下,是乘涼的好選擇。
我走在石頭小徑上,經過玫瑰花叢到陛下平時會去的地方。不出所料,陛下及魯賓正是在那裡,似是熱烈的進行著……對話。
「別再施展拖延成長的法術了啦,妳這個偽蘿莉!」
「才不要!你不覺得小小的很可愛嗎?」
「外表這種東西自然就好了啊!沒事裝什麼可愛!」
「哼!反正這是我自己的事,我開心就好。」
「妳知道我已經看妳這副模樣看多久了嗎?再看著幾年肯定會看膩!」
「看膩就看膩……啊,不然……」
直到我靠近時,陛下及魯賓仍……討論的非常忘我。
愛德魯斯帝國的三位統治者之一——蒂亞瑪皇帝陛下今天穿著一身褲裝,顏色主要是白色、黃色和紫色所組成。紅棕色的髮綁成以往的雙馬尾,灰色的雙眸看著魯賓。
同樣是愛德魯斯帝國的監察御史之一,稱號「火之刺客」的魯賓跟印像中一樣,身為魔族的他有著銀髮黑眼,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使矮他三十公分的陛下顯的非常嬌小——雖說他們的外表年齡也差了約六歲。
「蒂亞瑪陛下。」我向她行了最高禮,等到陛下點頭表示免禮,接著才起身向魔族敬禮,「魯賓。」
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皺眉望著陛下。
「托帕司~」蒂亞瑪陛下湊了過來,抬頭看著我,一隻手比向魯賓,「你幫我說說魯賓嘛!他竟然說他跟我感情不好!」
「誰要跟妳好啊!」
魯賓在一旁喊。
「魯賓,陛下如此看中你,你應該要予以回報才對。」我說。
「對嘛!」陛下說。
「才不要!」魔族刺客抗議。
「你也照顧陛下那麼久了,感情一定很好的。」我說。
「對呀!」陛下附和。
魯賓和另一位監察御史——稱號「水之吟遊詩人」的精靈族薩斐爾,在我成為騎士團團員之前便已進宮工作,負責照顧及保護當時還只是位普通王族的陛下。
誰也沒想到,五十年前還是個小嬰兒的蒂亞瑪陛下會成為一國之君。
「你不要再幫她說話了,托帕司!」魯賓轉向陛下,沒好氣的道,「蒂亞瑪!妳找我們回來到底要幹嘛?」
「魯賓,就算陛下和你的關係很好,也不能直呼陛下的名諱,要稱『陛下』才行。」
我糾正魯賓。
「你看吧!魯賓!連托帕司也這麼說。不過如果你承認我們的感情好的話,我可以直接讓你叫我的名字喔!」
蒂亞瑪陛下笑著靠近魔族。
「您‧到‧底‧有‧什‧麼‧事‧情?陛‧下?」
魯賓一個字一個字咬牙般說了出來。
「才幾天沒見面,你又更幼稚了啊,魯賓。」
一個人走了過來,把斗篷的帽子掀開。
是薩斐爾。
「薩斐爾拜見蒂亞瑪陛下。」
精靈族垂首敬禮,然後瞧了魯賓一眼。
「哼,」魔族刺客用著調侃般的語氣說,「你怎麼沒有穿著那身衣服啊?」
那身衣服?薩斐爾曾穿過什麼嗎?我在腦海中想著可能的情況。
精靈族倒是聽懂了意思,面頰微紅的叫道:
「魯賓!」
「怎樣?」
魯賓挑釁似的挑起一邊眉。
精靈族沉聲說道:
「你要是把那件事說出來……」
「說了又如何?」魔族笑道,「更何況,我又不是只有那件事可以說。」
薩斐爾的臉變得更紅。
「你!你真是……」
兩個人這樣吵了好一會兒,陛下則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站在旁邊。
「你、你這個沒有羞恥心的人!」
「總比娘娘腔好吧?」
「你!」
「我看下次你生日時就送你一套禮服吧,」魯賓說,「當然,是有蕾絲和蝴蝶結的女‧裝‧唷!」
「……魯賓!」
袖子突然被拉了拉,是蒂亞瑪陛下。
她抬頭看我,一反方才的笑顏,嚴肅的說:
「制止他們吧,事情,我明天再說。」
語畢,她轉身離開,還以手遮口打了個哈欠,喃喃道:
「哈啊……現在幾點了呀……」
啊!
我趕緊轉頭,看陛下打哈欠實在是個不應該的行為!
對了,要阻止他們。
回過神,兩人還在爭吵。
「穿女裝的!」
「沒腦袋的!」
「娘娘腔!」
「幼稚!」
「不男不女!」
「你這個……」
我走到他們兩個中間,出手阻止彷彿隨時要打起來的魔族與精靈族。
「兩位!別吵了!陛下說事情明天宣布。」
『哼!』
魯賓和薩斐爾同時狠很的瞪了對方、別過頭、哼了聲,往反方向大步離開。
這……真像是小孩子的吵架呢。
不對!怎麼可以這樣想呢!我才是年少不懂事的那個,怎麼可以這樣批評前輩!
魔族的平均壽命就已經是身為人族的我的兩倍以上了,而精靈族又更是我的十倍之多,尊敬長輩是應該的行為,就算外表年紀相仿……
「咦?我遲到了嗎?」
一個身影從天空飛下,一個有黑色短髮的男子展了展身後的翅膀,金色的眼眨了眨。
是愛德魯斯帝國的監察御史之一,羽族,稱號「風之弓箭手」的亞德。
「亞德。」微微敬了禮,對著亦為前輩的他道,「蒂亞瑪陛下說事情明天宣布。」
「這樣啊。」他搔搔頭,「也就是說可以先休息囉?」
「是的。」我回答。
「那你也快去休息吧,」他拍了拍我的肩,淡淡一笑,「看那兩個人吵架很累吧?」
我無奈的苦笑了下。
目送羽族離開,我才走回自己的寢室。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